特稿:昭通《岳氏家谱》编修传奇 - 精忠特稿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新岳飞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头条 > 精忠特稿

特稿:昭通《岳氏家谱》编修传奇

发布时间:2018-11-08 21:26:50  作者:  来源:
昭通《岳氏家谱》编修传奇2002年元月28日14:00时,在岳飞思想研究会的指导和要求下,昭通岳飞后裔联谊会在昭阳区武装部门卫室宣布成立了,

昭通《岳氏家谱》编修传奇

微信图片_20181108203832_副本.jpg

2002年元月28日14:00时,在岳飞思想研究会的指导和要求下,昭通岳飞后裔联谊会在昭阳区武装部门卫室宣布成立了,到会的有自发村、牛街子、高墙院、二坪寨、荷花和凤凰山等支头的宗族代表。

会议确立了以岳云峯(山东藉人)为顾问,以岳万标为组长,岳松为副组长,岳万心任秘书的常设机构。确定了本届联谊会五项任务:

微信图片_20181108203903_副本.jpg

1、筹备抢救性修缮凤凰山女老先祖墓,调动家族亲和力

2、联宗,溯源,编制昭通岳氏家谱,完善宗族文史资料

3、组织"新春团拜"活动,恢复家族联系,增进情感交流

4、拟派专人到通海等地外联,委派人员参加岳研会在山东嘉祥举行的会议

5、收集、整理首次文史资料上报岳飞思想研究会。

会议通过了《联谊组章程》的同时,确定了岳开德、岳万洪、岳世福、岳万坤、岳世文、岳世学、岳万福、岳万礼、岳坤、岳世海、岳世良、岳世平、岳世勇、岳淇、岳万明、岳世红等分别代表各自支头,收集整理所在支头的人口普查记录,为修家谱做好现有人口统计工作。

2002年2月7日,女老先祖墓树碑、围石、修缮工作结束,联谊组组织族人含开、万、世、学、志五代百余人进行了祭拜典礼。当天岳松家自愿招待了到会的宗亲,祭祖代表。这也是相隔六十年后,昭通岳氏宗亲的第一次欢聚。

2002年春节后,自正月初四起,联谊会成员约20余人,共七天,对自发村、牛街子、高墙院、二坪寨、荷花、凤凰山、小石桥等地进行了新春团拜活动。此后十年来,类似相互来往之事直保留了下来,族中交往显得生机勃勃,族中关系显得更加和谐。然而,家谱编修工作却无法正常进行,原因是家族中没有完整的家谱类文史资料,从各个支头能找到的祭文、供贺,甚至牌位上的资料均无法理出头绪来,口口相传的一些家族史在各个支头间出入都很大,无法判断真假是非。所传下来的“思朝金钟绍”五辈先人无法在《岳飞家史考》中找到相应的世系联接。修谱工作一度陷入绝境,甚至怀疑家族是否真是岳飞后裔。

当春节团拜会结束后,岳万标夫妇、岳松、岳万心一行四人前往往昆明,有幸查阅了本族宗谱之后六个月,《昭通岳氏宗谱》竟然以比较完整清晰的世系联接编修完成,并刊发全族,同时载入《岳飞家史考》第六册,至今回想起,犹如做梦一样,连笔者也不敢相信,然而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故可以说,昭通岳氏宗谱在没有家族文史资料的前题下,突然用半年的时间,完整地编修完成,面世并上书,传奇的过程,奇的结果和许多传奇的人事,成全了这一段传奇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181108203841_副本.jpg

以下就是这个传奇故事的赘述

人物之一岳云峰。

山东莘县人,三房霖公之后,飞祖32世孙,原名喜忍,时年75岁。早年参加八路军。历经抗日和解放战争·的洗礼,授少校军街,在文山军分区工作,文革后期,调昭通工作,任地委办副主任.享地厅级待遇。 他的宗族观念特别强烈,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驻军文山,他总要找机会结识岳姓宗人。八十年代,安宁岳万才兄妹三人向昆明文管所捐献岳氏族谱一事引起考古界和媒体热议及报刊杂志上登载的相关文章、照片等资料引起他的特别关注和兴趣,珍藏近二十余年。由于宗族关系,在到昭通工作的短时间中,就与昭通师专的岳传荣老师,铅锌矿的岳松有了来往。


本世纪初,岳云峰赴赴山东老家省亲,通过莘县宗亲联谊会,认识了岳飞思想研究会会长岳力,并受邀担任研

究会常任理事,同时把万标、岳松两人及云南岳族的情况向岳力作了一番介绍。促成由他三人筹建昭通联谊会的意向。更为重要的是,岳力主编的《岳飞家史考》1-5册得以传人昭通,使万标,岳松萌生了编修昭通族谱的想法和冲动。这也是昭通成立联谊组的来由。

只所以把他作为首个传奇人物的原因是,没有他,我们不知全国有岳飞思想研究会,有《岳飞家史考》,有安宁捐谱,若在这。三不知"的前题下,要实现昭通成功编写宗谱的事,恐怕是永远办不了的。

人物二,岳世伟、游友山、张永康。

岳世伟、万标公长子,上过山,下过乡,扛过枪。七十年代中,从知青户中,投锄从戎,在成都部队服役,后参加越南自卫反击战,是少有的刺力舔过血的现役军人中的骄骄者,在上战场之前,在成都服役期,儿时同俩好友游友山和云南同乡张永康正好在成都某高校就读,三个渉世未深的年前人在异乡相逢,正应了"他乡遇故知"的那句名言,相互间倍感亲切和温暖,也因此交往甚密,感情深厚。七九年自卫反击战争发生,岳世伟奉命出征,只有在小说里才有的生离死别的场景竟然会发到在三个现实生活中的年轻人身上,我不好猜测他们当时的心情如何,但可以肯定,通过其三人的这一次壮别,使他们真正体味到了生命的崇高和人与人情感的伟大,从而从此,珍惜生命,珍惜友情我想,这才是三个年轻人能成为莫逆之交的精神根源。

后来,自卫反击战后,世伟君转业回到故乡。游友山、张永康大学毕业后,分别在昆明民族博物馆和云南省博物馆工作,他们之间是否还有交往,我无从知道,细算下来、他们分别也已近一十年了。把他们三人称为传奇人物的理由是,三个年轻人的交往和情感关系的建立,二十多年后,成为昭通岳氏宗谱编修工作的开锁密码,待我在后述中慢慢道来。

人物三,岳万标、岳松、岳万心。

三人来自三个支头,自发村、高墙院(后居凤凰山)、二坪寨。同为飞祖30世孙。万标时年已近占稀。开华公四子。岳松53岁,开忠公长子。万心51岁,开贵公次子。有趣的是六十多年前,三公的父辈正是为坟山官司一案,共同联手的好弟兄,六十多年后的今天,他们又以三弟兄联手修家谱的方式来完成跨越时空的联系。

岳松、万心二人因同姓同名同战壕的原因早在一九六八年就相识,这也是岳万鑫改称岳松的原因之一,一九八四年八月,万心公从外地调回故乡工作至今,二人从未断过相互来往,两人情感胜讨亲兄弟。约在2000年年初,岳松曾以委婉的方式告诉岳万心,说以岳万标为首的几个人正在编修岳氏家谱,试图试探万心公对修谱的看法和态度,谁知万心公听后竟不以为然地嘲笑起来,理由很简单,指出岳氏修谱,比登天还难,加之当前国情、族情,修谱没有多少实际价值和意义,并狂言老革命承头修谱是生活太好过了,闲极无聊,是无事找事。一席话呛得岳松哑口无言。同时,万心还告诉岳松,自己早知修谱一事,是镇雄的小叔打电话来,要万心想办法接近万标,争取参加修谱工作,同样遭到了拒绝,理由仍然直接而简单,即修谱比登天还难,强调自己“穷国无外交”。

对这位族兄,万心公其实神交久矣。受家庭耳闻目染的影响,从小在父亲口中得知的家史零星知识以及坟山官司和父亲的受伤致残,保长大爹,铜匠六爷,染匠七爷等家庭秩事早浸入骨髓。八四年调回烟厂工作后,许多人都来探问与万标是什么关系时,就感到这位族兄不简单,是个名人,觉得高不可攀,于无形中渐生了排斥的心态。

岳松正是拿准丁万心的心态,采取了不争辩、不激怒的方法,暗中却积极寻找让他们直接面对面的机会,他倒也想看看这两位怪人会以怎样的方式彼此对待,仰或会引出什么笑话。机会终于有了,他利用嫁女请客的机会,有意把他们安排在一桌。出乎意料的是, 这对从无谋面的弟兄均被对方的豪爽、坦诚和谦恭的气

质所折服、所欢欣,大有相见悢晚的感慨,正所谓的不是那家人,不跨那家门了。

但对于万心是否愿意参加修谱的问题,岳松心里还是无底的,他深知万心的脾气性格和处境,他还必须等待事态的发展和机缘。

时值岳飞思想研究会岳力会长的催促,要求昭通加快活动的指示,使云峯、万标、岳松倍感压力增大。甚至有失于人的危机,显得极为苦恼,特别在四处求贤的过程中,屡遭拒绝的窘态,深感家族的贫弱而感叹。

此时的岳松,觉得摊牌的时机已到,他对万标说明,只要万心参加联谊会,很多困难就可以迎刃而解,在无计可施的困惑中,万标半信半疑的依从了岳松,于是两兄弟共同上演了一场"问山”的把戏。那天,他们敲开了万心的家门,隔着门坎,万标公发话了:“老弟,我来请你出山,帮我修岳家家谱,答应了我就进来,不答应,我立马走人”。

你看,多别致的邀请,不失威仪,不失礼节,话虽霸道但听了舒服,此方法比刘玄德高明多了。

万心公终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轻易地出了围城下了山,成就了老哥三联手修谱的传奇佳话。


人物四:岳万云兄妹三人和岳玉雄

1980年5月,云南昆明安宁绿臃公社的岳万才、岳万珍、岳万云三兄妹向昆明文管所捐献《岳氏宗谱》一部的事迹,引起了新闻、文物和考古界的极大关注,云南日报用主要版面报导和评论了这一件事,业内专家学者纷纷发文参与讨论,省内外多种杂志纷纷抢刊有关的文史资料和照片。

岳云峯先生也正是此时,收藏了部份文字、照片资料,其目的起初仅限个人喜好而用于珍藏。他大概也不会想到,二十年后,这些图文资料竟会成为昭通岳氏修谱的一盏引路明灯。

被捐谱事件触动的另一个人就是镇雄的岳玉雄先生。于同年8月岳玉雄先生将《岳氏宗谱》一部,并镇雄自编的家族手本一部以及《岳氏续修宗谱》第九卷上册一本,全部捐给云南省博物馆,获奖金八百元人民币。因事发在后,在社会上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和轰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只知安宁捐谱而不知镇雄捐谱的原因。


岳万云兄妹捐献宗谱是一段传奇故事,个中缘由,笔者暂且省去,而岳玉雄捐谱更是奇上加奇,据考,岳玉雄镇雄人,是一祖岳雷之后,所捐宗谱为衡东原谱,本谱为四祖震公之后,一支定居衡东后所编家谱,在从《岳氏续修宗谱》第九卷上册内容上看,该谱应是昭通岳氏流落在社会上的家谱,不属岳玉雄先生所有,这一切因果,至今仍是一个未解的迷团,也因此更具传奇色彩。

微信图片_20181108205946_副本.jpg

在2002年春节后,所有支头的团拜活动已结束,标、松、心老哥三在小石桥商议,近期赴昆明文管所,试图查阅那套祖谱,寻查昭通宗族断代的链接资料,恰遇在昆明工作的游友山回昭省亲,借机来给好朋友的父亲拜年。老哥三正苦于昆明之行无人引荐的难处,游友山的出现正好是瞌睡来了遇枕头的好事。当提出请游友山作为引荐时,他犯了难,说明刚从昆明回昭探亲,有一月假期,不可能与我们同行。但看到我们很失望时,他又说,这样吧!我重新给你们找一个人,于是拨通了省博张永康的电话。

没有想到的是,张永康已经是省博的副馆长了,接了游友山的电话后,直爽地回答说,别走弯路了,我这里就有一部现成的岳氏家谱,欢迎岳叔叔来,我请他们喝酒。

人们常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形容一件极难的事却用极简单的方法实现。此时的老哥三真不敢相信幸运之神对我们的如此眷顾,狂喜之后,四哥夫妇、岳松、岳万心一行四人,次日即赶往昆明。在省博大门外,张永康携同保管部主任王丽明女士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万心公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个令人欢欣鼓舞的珍贵的场面。接着,永康君用婉转的口气把我一行四人和王主任做丁一番介绍,并当面委托王主任好好接待我们,邀请王主任做陪,中饭他请客,为岳叔叔洗尘。

当天,王主任把老哥三带进门卫森严的保管部,带进她的办公室,按例对我们口头交待了相关的制度条例,希望我们能配合遵守。大概有以下要求:

1、来访者与文物接触期间,必须由管内专职专管人员全过程陪同

2、不得吸烟,不得带私人物品出人保管部

3、文字、纸质文物翻阅时,手指不得沾水,更不能撕扯或破损

4、严禁拍照、复印、翻印、扫描,书写或涂改

5、记录文物出架人架的准确时间。

当《岳氏宗谱》由王主任亲手摆上工作台,摆在三公面前时,三公差不多就热泪盈眶了,从未见过的传家之宝就在面前,三公大有梦游一般的感觉,突然显得呆若木鸡,手足无措了。

征得王主任同意,万心公又用相机拍下了这个弥足珍贵的瞬间,留下了宗谱面世的历史证据。

当我们怀着神圣而崇敬之心开始翻阅祖谱时,则陷入了云里雾里的困惑,我们看不懂,看不清,找不到自己在宗谱里边的影子,顿时,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无可奈何了。细心的王主任看出了三公的困惑,微笑着把一本《文物》旧杂志递到我的手里,教我先看一下里面一篇《岳氏宗谱浅识》是她的前任陈廷凡老先生发表在《云南文物》,1983年12月第十四期上的文章。同时,重新呈上《岳氏续修宗谱》第九卷上册一本。当我翻开首页,——"起祖仲作由湖南沈陂塘迁居曲靖,分支开派昭通恩安县洛居地凤凰山分支自发村”那又大又黑又醒目的刊头字,跳人我的眼里时,我激动得颤抖起来。这正是昭通岳族与祖系断开的那个链子,没有了它,我昭通岳族将永远游离岳姓边沿,成为无祖的孤儿。此时此刻,能不感谢那位毫不相干的捐谱人吗?谢谢他多年的义务保管,谢谢他鬼使神差的捐谱壮举,谢谢上苍安排这几位能和我们扯上关系的管谱人。

三公在馆内查谱共八天,按博物馆作息时间,每天由王主任带人带出,八天中,除了熟读强记外,回到住处,凭记忆将当天的重点记录整理出来,往往通宵达旦地工作。

特别感谢那位女主任,在上下班可以不按时的年代,为了个嘱托和允诺,陪我们熬了八个工作日,其恩德可谓是天高地厚了。同时,也感谢开芬老嫂子,八天来,在馆外徘徊,外沐风雨日晒,内怀焦虑担忧,悬着心,竖着耳,瞪着眼,无时无刻等待着情内的消息。毕竟,年过七旬,身体欠佳的老头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遭过这样的罪!他能承受如此长时间的折磨吗,在家里,儿孙满堂,烟茶酒随身摆放,翘着脚过老大爷日子,为了家族,为了修谱,他还真舍得豁出去了,真是的。焦虑中,难免夹杂一些埋怨。说句实话,埋头干活的三公已经溶化在家谱中。

事隔多年后,我突然接到《岳飞家史考》第七、八、九册原副主篇岳效卿的电话,得知为了编修《中华岳氏统谱》的需要,岳飞思想研究会和统谱编委会安排其到云南省博联系借用这都馆藏谱,并提出要求同意复印,省博也同意了,但开价是每一页三百元。故岳效卿只好空手而归。在得知这一情况后,我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本谱共13册,每册约100张200页,】3册约2600页,续修九卷100张200页,总计2800页,按上价计算,复印费值84万元,是个天价。那么,我三个人,阅读使用了别人八天的东西,价值该怎样计算呢,我得不出恰当的答案,只隐隐感到人情之沉重,人情之感天动地。


爷以一人之毁,换全族之尊;孙以一人之义,解全族之困;父以一人之信,扛全族复兴之纛。

愿我岳族宗人,永远牢记,今谱编成的来之不易,好好地使用他、保管他、珍惜他,同时也应记住这些促成我们顺利修谱的贵人们,受人滴水恩当以涌泉报,是我岳门的美德。

岳万心

2012年10月于昭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