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巨著】王曾瑜:岳飞新传 十三 - 学术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新岳飞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岳飞研究 > 学术

【学术巨著】王曾瑜:岳飞新传 十三

发布时间:2018-02-28 12:45:54  作者:王曾瑜  来源:岳飞网
在商州,金、伪齐联军一万多人,于十一月一日进犯东部的商洛县。当时商州知州邵隆尚未赴任,只有岳家军的准备将贾彦率部抵抗。

第二节 金齐进犯江汉


伪齐在岳飞第二次北伐班师后,立即攻打淮南西路,这本是出奇之举。①不料在新败之余,又马上发起新的攻势,分路侵犯江汉,企图攻岳家军之不备。刘豫此次终于请到了一部分金军,联合作战,声势并不比攻打淮西时小。然而在岳家军方面,由于襄阳府等地的前沿兵力被“勾抽”,不免增加了防守的困难。

在商州,金、伪齐联军一万多人,于十一月一日进犯东部的商洛县。当时商州知州邵隆尚未赴任,只有岳家军的准备将贾彦率部抵抗。

在虢州,金军一万五千多人,马三千多匹,伪齐军二万多人,马二千多匹,向岳家军猛扑。十月二十七日,敌军攻打铁岭关,守隘的乡兵统领眼看抵挡不住,急报统制寇成。寇成所统人马不多, 遂移军于横涧设伏。二十九日,寇成军掩击一千多名敌骑,杀死 一百多人,夺得马二十几匹,从敌人的弃尸中,可辨认出二三十名女真人。三十日,寇成军又同一千多敌骑交锋,杀死几十人,活捉八人。七名女真人的俘虏都因伤重身死,只剩一名伪齐军高收通,招供了军情。寇成深感形势严峻,下令将营寨迁移到朱阳县五里川,向岳飞请求“火速星夜差拨军马,前来救援”。

在邓州,敌人于镇汝军集结重兵,从十一月初发动进攻。

在唐州,十一月初,刘豫之弟五大王刘复②于北部的何家寨调集金和伪齐的大部队,到唐州的旧州治安营扎寨,企图直犯襄阳府。这一支显然是敌军的主力。何家寨和刘家寨被伪齐“号为新唐州”。③ 在信阳军,十一月六日,敌人侵犯军界,统制崔邦弼派将官秦佑出战,在长台镇(今河南信阳市北长台关)“杀散贼马”,追奔到望明港(今河南信阳市北明港)大寨,方才收兵。

总之,从西到东,在岳家军的整个防区,少量前沿部队与敌军展开了全面交锋。④


①《梁溪全集》卷91《论击贼札子》。

②《会编》卷181有两说,一说刘复为刘豫亲弟,另一说为堂弟。 

③《金佗续编》卷5《照会伪齐已差人占据州郡省札》。《金佗稡编》卷7《鄂王 行实编年》说“时伪齐于唐州北何家寨置镇汝军”,系误。 

④《梁溪全集》卷92《乞遣兵策应岳飞奏状》。


第三节 第三次北伐


岳飞率军返回鄂州后,席不暇暖,就收到前沿各地的警报。他得悉军情紧急,“目疾虽昏痛愈甚,深惟国事之重,义当忘身”,遂于十一月十五日星夜率军,急渡大江,“前去措置贼马”。①

当时任江南西路安抚制置大使的李纲,在抗金目标上固然与岳飞志同道合,在地理位置上,他的辖区也与岳飞的战区唇齿相依。他接到岳飞的公文后,不免有些担心,立即上奏宋廷,说:“虏、伪并力”’“兵势厚重,谋虑非浅”,“伏望圣慈速降睿旨,令刘光世遣发军马,前来策应,及命重臣统大兵屯驻九江督战”。李纲还给张浚写信说,“虽岳帅勇锐,深虑孤军难以独抗不测之虏”, “如蒙钧旆亲临,一号令,尤事之善者也”。②事实上,李纲的忧心是多余的,当他在上奏和发信之时,岳家军已击退来犯之敌,并且转入反攻。

在虢州,寇成得到援兵后,击败敌人。但是,他违背岳飞的政策,将俘获的五百名敌军官兵全部杀掉,因而受到岳飞的责备和弹劾。③

在伪齐西京留守司统制郭德、魏汝弼、施富、任安中等人指挥下,进犯邓州的敌军有好几万人。张宪率一万兵迎战。双方在内乡县(今河南西峡县)相持两天。张宪召郝晸、杨再兴等将商议说:

“贼势甚锐,必欺敌。我以轻兵迎战,佯败退走。贼见,必来追我,我即伏兵取胜。”

大家都赞同此计。第三天会战,岳家军的饵兵退却后,伪齐军果然乘势追赶,遭到正兵和奇兵的前后夹攻。郭德、施富等一千人当了俘虏,岳家军夺得战马五百余匹。魏汝弼等收残兵逃回西京河南府。

牛皋率将官王刚等人,以步兵八千,在唐州方城县(今河南方城县)东北的昭福痛击敌军,一直追至和尚寨,斩伪齐将马汝 翼,降敌军一千人,得马三百多匹。④


①《金佗稡编》卷18《进兵渡江申省状》。 

②《梁溪全集》卷92《乞遣兵策应岳飞奏状》,卷125《与张相公第十四书》。

③《金佗稡编》卷9《遗事》,《金佗续编》卷3《寇成等擅杀贼兵宣谕戒励诸军 诏》,《要录》卷107绍兴六年十二月己亥。

④《会编》卷207《岳侯传》。王刚,原作王纲,据《金佗稡编》卷16《郾城县 北并垣曲县等捷奏》,《金佗续编》卷12《乞追回王刚所带人数当直使唤省 札》改。


十一月十日,即岳飞渡江前五天,王贵率军在离何家寨四十宋里的大标木,与依山布阵的五大王刘复主力军激战。刘复“务聚敛”,“乏远图”,“无他才能”,①不懂用兵打仗,却凭借与刘豫的亲属关系,充当一军的主将。他的兵力几乎是王贵的十倍,却不堪一击,被杀得尸横遍野,刘复本人匹马只身而遁。

岳飞率援军到达前沿时,王贵的追兵已楔入伪齐控制的蔡州地界。岳飞考虑到再次大举深入的准备还不充分,决定先进军蔡州,如能攻占州城,则相机夺取,布置完防务,再行班师。②

岳飞领兵二万前往,其中战士一万四千人,辎重兵、火头军等非战斗人员六千人,共准备了十日口粮。王贵、牛皋、董先、傅选、李建等将,都参加这次北伐。队伍从夜间二更部署,三更出发,进逼蔡州城。岳飞身先士卒,亲自侦察,只见城壁严整,城濠既深且宽,城上竖立黑旗,却无守军。当岳家军作出攻城的态势时,黑旗立即挥动,一队伪齐兵上城抵御;岳家军作出停止攻城的态势时,这队敌军也相机撤下城去。显然,这是一座守备坚固的要塞,一时不可能强攻急下。由于所带粮食无法维持旷日持久的战斗,岳飞当机立断,下令撤军。

蔡州城确是伪齐布置的陷阱,李成、李序、商元、孔彦舟、王彦先、贾潭等十将已带兵在附近埋伏。③他们准备在岳家军顿兵挫锐之际,进行围歼。刘豫给他们十人预赐华丽的第宅一区,宫女十名,以资鼓励。李成又给每名军士发一条绳索,规定凡捉住一 名岳家军士兵,就用绳索穿其手心,捉住十人,就可连成一串。他们妄想在消灭这支进击蔡州的锐师后,“鼓行东下”,“直造鄂州”。

岳家军撤至白塔,李成的军队追来,企图堵截岳家军的归路。

王贵当即指挥骑兵搏斗,打败伪齐军,。追杀了五宋里有余。

李成仍不肯罢休,他增加兵力,穷追不舍。这回轮到董先殿后,他选择险要的地形,命令踏白军将士埋伏在树林里,自己单人匹马,占据一座河桥待敌。李成率伪齐军赶到桥边,就举起绳索,大声吆喝:

“汝勿走,我今先擒汝!”

董先冷笑着说:

“我定不走,只恐汝走耳!”

董先从容镇定的举止,不能不引起敌方的怀疑。李成每次派兵挑战,董先只用小旗一挥,小鼓一敲,树林中便冲出一二队战 士。伪齐军稍一退却,他们又重返林中。这使李成更加疑惑不定, 进退不得。双方僵持颇久,岳飞亲率大军前来接应。李成远远望见一股银流,从群山直涌而出,就抢先逃命,于是全军崩溃。

伪齐军逃奔几十宋里,到了一个叫牛蹄的地方,已是人困马乏,连忙进食。突然之间,四面山岗上遍竖起岳家军的战旗,喊杀声震天,雄兵猛将从四面八方分进合击,杀得敌军的尸体遍布山谷。 此战俘虏伪齐几十员将领,几千名兵士,还夺得马三千匹。岳 飞下令将伪齐武将押解到“行在”平江府,而给兵士们分发铜钱, 将他们全部释放。岳飞亲自对他们训话说:

“汝皆中原百姓,国家赤子也,不幸为刘豫驱而至此。今 释汝,见中原之民,悉告以朝廷恩德。俟大军前进恢复,各率豪杰,来应官军。”

俘虏们欢呼而去。岳飞还托他们捎带一封信,给伪齐蔡州知州。这种正确的俘虏政策,日后取得了良好效果。④

岳家军的第三次北伐,按其规模和声势,都比前两次小。淮西战场有刘光世、张俊和杨沂中三部共同作战,而从商州到信阳军,地面更加辽阔,却只有岳家军单独作战。岳家军少数前沿部队承受金和伪齐大军的突然袭击后,很快由防守转入反攻,显示了这支雄师的威力。事后王贵和牛皋因“掩杀逆贼五大王刘复、李成等,累立奇功”,分别晋升为正任的棣州防御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和建州观察使。⑤宋廷嘉奖岳飞的制诏中,也说这次北伐 “加兵宛、叶之间,夺险松柏之塞”,“至于牛蹄之役,尤嘉虎斗之强,积获齐山,俘累载道”,此类文学性的描述,仍反映了实际情形。⑥


①《会编》卷181。

②《金佗稡编》卷19《何家寨捷报申省状》,《宋会要》兵18之38。


③王彦先和贾潭,《金佗稡编》卷7《鄂王行实编年》作“王爪角”和“贾关 索”,无疑都是绰号。据《会编》卷207《岳侯传》,伪齐将有贾潭者,应是贾 关索的真名。《会编》卷201《顺昌战胜破贼录》说,王彦先绰号为王爪角。


④《金佗续编》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卷28《孙逌编鄂王事》。


⑤《要录》卷109绍兴七年三月甲子,《宋会要》兵18之38。


⑥《金佗稡编》卷1高宗手诏,《金佗续编》卷2《起复太尉加食邑制》。



第四节 储粮蓄锐



连续半年不间断的行军作战,岳家军最后冒着岁暮的风雪严寒,凯歌回鄂州。①虽然战果不完全理想,但全军将士信心倍增,斗志昂扬,渴望在新的一年里大显身手。

痛苦的眼病纠缠了岳飞一年有余,终于逐渐痊愈,使岳飞得以有更旺盛的精力,去总结绍兴六年两次北伐的经验和教训,筹划今后的用兵事宜。 杜甫诗有“便下襄阳向洛阳”之句,自襄阳府到西京河南府,这是古老的南北交通孔道,也是岳飞第二次北伐的战场。事实证明,在山岭重叠、人烟稀少的地区,不可能成为理想的战场。岳飞吸取教训,着眼于选择京西路东部平坦的原野,作为新的北伐战场。第三次北伐攻打蔡州,仅是一次尝试而已。

“连结河朔”的工作,有了很大的进展。许多史册上无名的爱国者,以他们的满腔热忱,在沦陷区从事于联络和组织民众的工作,取得相当可观的成绩。绍兴七年(公元1137年)初,岳飞和幕僚黄纵讨论今后的军事行动计划时,黄纵说:

“当以取汝、颍为失计,而改图之。既取之,不可守而复失之,亦徒劳尔。”

岳飞说:

“安坐而不进,则中原何时可复?”

黄纵说:

“取中原非奇兵不可。”

岳飞说:

“何谓奇兵?”

黄纵说:

“宣抚之兵,众之所可知可见者,皆正兵也。奇兵乃在河北。”

他针对绍兴六年两次北伐进军,而无奇兵的配合,提出了批评。岳飞听后,十分高兴,说:

“此正吾之计也。相州之众,尽结之矣。关渡口之舟车与夫宿食之店,皆吾人也,往来无碍,宿食有所。至于彩帛 之铺,亦我之人,一朝众起,则为旗帜也。今将大举,河北响应,一战而中原复矣!”②

岳飞似乎已经亲眼看到了正兵和奇兵协同作战的壮观,简直难于抑制自己的兴奋。

然而十万大军,连同几十万军人家眷的后勤供应,依然是一个困扰岳飞用兵的大问题,特别是“兵食”,常使岳飞“乱其方寸”。③ 随着岳家军兵力的扩充,钱粮供应的数字也愈来愈大。绍兴三年、四年间,岳家军“月支钱一十二万三千余贯,米一万四千五百余石,数目浩大”。④这尚是兵力不足三万前的数字。绍兴五年大扩军后,岳家军“月用钱五十六万缗,米七万余石”。⑤

尽管岳飞十分注重以爱国正气维系士气,但他也同样认为,“颁降功赏”,方能“使人蒙恩”,“庶得将士尽力”,“恐将士之赏薄,不能无觖望”。⑥绍兴四年第一次北伐时,朝廷预支“钱六十万贯,内以二十万贯充犒设激赏”,⑦结果在战事结束时,“钱已支九十七万五千贯去讫”,⑧超支的三十七万五千贯,自然是用于“犒设激赏”者。


①《金佗续编》卷3《行军襄汉正当雪寒抚谕将士诏》,卷8《雪寒抚谕将士黄榜》,《要录》卷107绍兴六年十二月癸卯。

②《金佗续编》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

③《金佗续编》卷1绍兴七年出师疏。

④《金佗续编》卷5《朝省行下事件省札》,卷29赵鼎《乞支降军马钱粮》,《忠正德文集》卷1《乞支降岳飞军马钱粮状》。 

⑤《鸡肋编》卷下。又《中兴小纪》卷20载岳家军“每月费钱三十九万缗”,稍异。 

⑥《云麓漫钞》卷1,《金佗稡编》卷17《再论虔州平盗赏申省札子》,《金佗续编》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 

⑦《金佗续编》卷5《朝省行下事件省札》。

⑧《金佗续编》卷6《照会措置防守已收复州郡省札》。

此外,制造军器,也同样是一笔很大的开销。绍兴九年,枢密院分配江南西路,“发赴岳飞军,自造军器”的“物料”,计着 “铁甲叶六十九万九千四百三十八片,牛角六千三百三十四只,生黄牛皮九干一百八十三张,牛筋四千一十斤一十二两,生羊皮一万八干三百九十二张三十一尺三寸五分,箭笴一十八万四千七百 九十四只,翎毛五十一万二干九百八十二堵,各长四寸八分,条 铁七千六百九十四斤一十三两一钱二分”。①岳家军的钱、粮、军 需品等由荆湖南路、荆湖北路、江南西路等供应,“诸路应副岳飞钱米”之类,甚至须运至“密迩伪境”的郢州“交卸”。②仅就江 西一路一年“军器”“物料”之数而言,亦已相当可观。

为保证岳家军的后勤供应,往往“以军期责认州县划刷仓库,科敛疲民,公私罄匮”。③特别是月桩钱,须每月向岳家军输纳,“不问州郡有无,皆有定额,所桩窠名,曾不能给其额之什二三, 自余则一切出于州县之吏临时措画,铢铢而积,仅能充数。一月未毕,而后月之期已迫矣”,时称“病民最甚”。“皆系军兵计日指准,不可稍有欠阙”。④岳飞深知民间疾苦,每次调发军饷,他总是颦眉蹙额,面带忧色。岳飞经常对将士们说:

“东南民力耗弊极矣!国家恃民以立国,使尔曹徒耗之,大功未成,何以报国?”⑤

为了减轻百姓负担,保证后勤供应,岳家军也从事一些营利性的经营。

襄汉一带的荒芜土地极多,绍兴四年克复襄阳等六郡时,岳飞上奏说:

“襄阳、随、郢地皆膏腴,民力不支,苟行营田之法,其利为厚。然即今将已七月,未能耕垦,来年入春,即可措 画。”⑥

在中国古代,用百姓耕垦官府荒田,谓之营田;用军人耕垦官府荒田,谓之屯田。但在事实上,屯田和营田很难严格区分。

岳飞设法召募百姓,借贷耕牛、种子、农具之类,耕种营田。 宋时营田收成之后,按照惯例,除留足来年种子外,或是官府收租四成,或是实行对分租。有时为鼓励垦荒,初期每亩只收租一二宋斗,甚至五宋升。

绍兴六年二月,宋廷为恢复生产,措办营田,任命刘光世、韩 世忠、张俊、吴玠和岳飞五大将兼任营田大使或营田使。⑦由于营田农民的辛勤耕作,岳家军的稻谷收入最后达十八万余石,约可 供应两个半月左右的军粮。这还不包括作为货币地租的“营田杂 收钱”在内。⑧部将武赳等人因经营营田有功,岳飞还特别予以保奏升迁。⑨此外,岳飞“又为屯田之法,使戎伍攻战之暇,俱尽力南亩,无一人游间者。其疆理沟洫之制,皆有条绪”。⑩


①《毗陵集》卷3《措置江西善后札子》。

②《梁溪全集》卷90《乞拨那军马奏状》,卷103《与右相条具事宜札子》,《水 心文集》卷22《故知广州敷文阁待制薛公墓志铭》,《斐然集》卷15《缴户部乞拘收湖南应副岳飞钱粮》,《伪齐录》卷上。

③《梁溪全集》卷76《乞降度牒拨还两浙安抚大使司赡军盐钱奏状》。

④《宋会要》食货64之79,《梁溪全集》卷87《措置招军画一奏状》,卷104 《与李尚书措置画一札子》,《永乐大典》卷6524《毗陵集·乞蠲减月椿札子》。

⑤《金佗稡编》卷9《遗事》。

⑥《伞佗稡编》卷10《画守襄阳等郡札子》。

⑦《金佗续编》卷6《兼营田使省札》,《要录》卷98绍兴六年二月庚子,《宋会 要》食货63之102。关于营田,参见《金佗稡编》卷11《荆襄宽恤画一奏》, 《宋会要》食货63之83—126。

⑧《要录》卷144绍兴十二年三月庚戌。刘克庄《后村先生大全集》卷156《墓 志铭·林经略》说湖北路“绍兴初,营田岁获二十四万斛”,这个数字并未包 括京西路,与《要录》记载有异。 

⑨《金佗稡编》卷9《遗事》,《要录》卷122绍兴八年九月庚子。

⑩《金佗稡编》卷9《遗事》。

为了增加收入,岳家军也开辟其他“利源”。当时官府和军队经商牟利,开设酒坊之类,都是合法的。但各军的情况又颇有差异。如刘光世居然“以八千人为回易”,占全军人数近六分之一, 而“士卒一月之粮,或阙其半”,至有“健儿不如乞儿”的民谣,严重影响军队的战斗力。但他本人却沾沾自喜,以春秋时代富商陶朱公自比。①张俊军中有一首歌谣说:

“张家寨里没来由,使他花腿抬石头。二圣犹自救不得,行在盖起太平楼。”

所谓“花腿”,是指军卒“自臀而下,文刺至足”。太平楼是个大酒店。②这首古代的打油诗,也同样是讽刺张俊工于经商,而拙于用兵。

岳飞决不会采用刘光世、张俊等人的做法,但他也任命一个 叫李启的回易官。李启精明能干,平日只穿麻衣草鞋,雨天也躬亲操劳,对岳飞的军用佐助甚多。③据后来统计,鄂州公使、激赏、备边、回易等十四库,每年收利息达一百十六万五千多贯;鄂州关引、典库、房钱、营田杂收钱,襄阳府酒库、房钱、博易场每 年收入共四十一万五千多贯。④这些放债、经商、造酒、房租等收入,接近于岳家军平时三个月的钱币支出,可在相当程度上补贴平日的军俸或战时的犒赏。

经过努力,据说可使岳家军的“每岁馈运之数,顿省其半”。⑤ 此说即使有夸张,节省四分之一至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由于吏治的腐败,贪污的猖獗,岳家军后勤供应的减少,并不一定意味着湖北、湖南、江西等路人民经济负担有所减轻。

此外,营利性经营也不可能不存在一些弊端。例如尽管李启精明强干,也仍有“回易逃亡”之弊。⑥营田或“以抑配百姓,人不聊生,有破产不能偿者”。后荆湖北路提点刑狱公事向子忞“罢一切抑配者”,岳飞也欣然同意。⑦ 经过多方面的筹措,北伐的准备更充分了,条件更成熟了。岳家军全军上下“闻金鼓而乐奋”,“裹粮坐甲,惟敌是求”,⑧万众一心地等待着统帅的进军令。


①《要录》卷110绍兴七年四月壬子,《会编》卷154。

②《鸡肋编》卷下。 

③《会编》卷191。

④《要录》卷144绍兴十二年三月庚戌。又《要录》卷141绍兴十一年九月癸卯 载,岳飞罢兵权后,传言“军中有钱二千万缗”,岳飞承认“所有之数盖十之 九”,疑误。

⑤《金佗稡编》卷9《遗事》。

⑥《要录》卷184绍兴三十年三月辛巳。

⑦《要录》卷136绍兴十年六月乙丑,《卢溪文集》卷47《故左奉直大夫直秘阁 向公行状》。

⑧《金佗续编》卷3《张宗元奏军旅精锐奖谕诏》。


第十一章 正己治军


第一节 严以律己



人是有七情六欲的。不论个人出身的富贵贫贱,其侈心往往是同他的社会地位成正比的。 特别是在南宋这样一个专制政体的社会中,一旦居高官,得厚禄,便纵情声色,厚自奉养,甚至因一己之私欲,不惜为伤风败俗、伤天害理之事,乃势所必然,而屡见不鲜。但也有少数伟人,他们能以自己的信念、理想和抱负律己,其嘉言 懿行彪炳于史册,垂楷模于后世,成为民族精神的组成部分。岳飞即是这样的伟人之一。

中国人受儒家思想的影响,颇为强调个人的道德修养。凡是与岳飞多所接触者,无不赞叹他的“盛德懿行,夙夜小心,不以一物累其 心”,简直胜过了“老师宿儒,勉强而力行者”。①“略知书传”的岳飞,②对儒家经典的熟习程度,自然不可能与“老师宿儒”辈相比,但他却是儒家道德的身体力行者。

岳飞官居两镇节度使。自宋太祖“杯酒释兵权”后,以优厚的俸禄,作为政治交易的代价。终宋一代,节度使的俸禄特别高。 如正一品宰相“料钱”每月三百贯,从二品的节度使却是四百贯; 宰相“禄粟”每月一百宋石,节度使却是一百五十宋石。按北宋前期规定,节度使另有“公用钱”,其实是私用钱,每年自三千贯 到一万贯,分为四等。③北宋后期,减至每年二千贯或五千贯,分为两等。④南宋初,因财政拮据,甚至连岳飞那样的统兵节度使,也不能支全俸。后来升至太尉,方“并支真俸”。⑤即使如此,也仍有借减之法,如“禄粟”只支“米、麦四十五石”。⑥

除上述“料钱”、“禄粟”、“公用钱”等外,后岳飞升太尉、开府仪同三司等,按规定也应另加“料钱”一百贯,以及罗、绫、绢、 绵等,节度使另有“傔人衣粮”五十人,盐七石或五石等。⑦自岳飞升节度使后,宋廷还给他封爵,最后爵至武昌郡开国公,随封 食邑六干一百户,食实封二干六百户。⑧“旧制,每实封一户,随月俸给二十五文,其加封则自有格法”。⑨岳飞的食实封加俸究竟有多少,今亦难知其详。

此外,宋高宗为了笼络岳飞,也不时颁发重赏厚赐。

依凭丰厚的收入,岳飞要铺陈豪侈的生活,并无丝毫困难。事实上,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和吴玠四大将都过着穷奢极侈的生活,惟有岳飞是个例外,他始终保持着简朴的生活作风。


①《金佗续编》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 

②《会编》卷208《林泉野记》。 

③《宋史》卷l7l,卷172《职官志》。 

④《宋会要》礼62之23,30。 

⑤《金佗续编》卷8《照会依张浚例批勘请俸省札》。 

⑥《宋会要》职官57之80。

⑦《宋史》卷171,卷172《职官志》,《文献通考》卷65。

⑧《金佗续编》卷2《武胜定国军节度使万寿观使奉朝请制》。

⑨《朝野类要》卷3《食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