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巨著】王曾瑜:岳飞新传 十二 - 学术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新岳飞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岳飞研究 > 学术

【学术巨著】王曾瑜:岳飞新传 十二

发布时间:2018-02-28 12:23:52  作者:王曾瑜  来源:岳飞网
在宋廷向鄂州递发诏旨和省札时,淮西的刘光世、张俊等已奉命还军迎战。然而宋高宗“犹虑其不足任”,

第四节 张浚改变部署


右相兼都督张浚虽是个抗战派,却又是个志大才疏、刚愎自用的人,往往成事不足,而败事有余。他负责各支大军的战略指挥,其实并不能胜任。在他自己的军事学里,几乎没有集中兵力和各支大军协同作战的观念。 镇江府的都督行府军事会议决定:韩世忠军由承州、楚州出兵,进攻京东东路的淮阳军(治下邳,今江苏邳州市西南);岳飞军由鄂州进屯襄阳府,挺进中原;张俊军由建康府进驻泗州州治盱眙县(今江苏盱眙县),刘光世军由太平州(治当涂,今安徽当涂县)进驻庐州,杨沂中的殿前司军充当张俊军的后援。韩世忠和岳飞两军采取攻势,而张俊和刘光世两军采取守势。刘光世的任务只是招降敌人,张俊的部分军队还须留在建康府训练。这个战略部署,一方面是张浚拙劣军事指挥的产品,另一方面也是迁就张俊和刘光世拥兵玩敌、怯争避战的成果。至于川、陕的吴玠军,就更不在张浚的军事计划之内,按兵不动。①

军事会议刚结束,韩世忠急于收复失地,于二月中旬就发动 攻势。当时,岳飞正在“行在”临安府朝见宋高宗,根本无以配合。韩世忠军在淮阳军宿迁县(今江苏宿迁市)打败敌军,进围重兵守御的淮阳军城,猛攻六日,因金和伪齐救兵赶到,韩世忠被迫全师而返。②

韩世忠攻势受挫后,深感兵力不足,要求得到张俊的支援,并且指名道姓,要张浚为他抽调统制赵密所部。张俊自然不肯割爱。 最后,左相赵鼎采取偷梁换柱的办法,将赵密调往临安府殿前司, 而以杨沂中军支援韩世忠。杨沂中军在六月前后进屯泗州,却又 不归韩世忠统辖。于是韩世忠再谋进击的计划便搁浅了。③ 韩世忠如此,岳飞如彼,到得六月,张浚眼看盛夏将逝,决定放弃进攻计划,转入防秋。秋高马肥,正是女真骑兵最活跃善战的时节。张浚“以方略喻诸帅,大抵先图自守,以致其师,而 后乘机击之”。④这完全是消极防御的军事部署。

当时王彦所统八字军驻守荆南府,其正式军号为前护副军,王彦任都统制。王彦身患重病,左相赵鼎和右相张浚商议,万一王彦病故,其军便无人统率,不如将此军移屯襄阳府,由王彦出任知府兼京西南路安抚使,受岳飞“节制”。等岳飞移军襄阳府,作为其宣抚司驻地后,就将八字军并入岳家军。宋廷于绍兴六年二 月发表了王彦此项新命。

岳飞的威名战功已凌驾于王彦之上,王彦因十年前的嫌隙,现在居然要受旧日部将的“节制”,这是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王彦坚决上奏辞免新命,而他的健康状况又有好转,宋廷为息事宁人,又下令将八字军调驻临安府。王彦率领本部一万人马,准备由荆南府乘船,顺江东下。

岳飞对八字军不能归自己统属,自然深感惋惜。他派人邀请王彦在鄂州稍事停留,以释嫌言欢,王彦表示同意。七月初秋的一天,岳飞率领众多部将和幕僚,来到鄂州江边,恭候王彦。不 料王彦却违约食言,指挥船队乘风扬帆,飞驶而去。岳飞受到如此无礼的对待,并不介意,仍然对部将和幕僚叙述王彦昔日的立身行事,表示叹服。⑤

尽管都督张浚已经发布防秋的命令,王彦八字军的东调,又加重了岳家军的负担,岳飞决定仍按业已延搁数月的计划,由襄 阳府和邓州北上出击。当然,岳家军也只能是孤军独进,得不到任何支援和协同,其处境和半年前的韩世忠军一模一样。


①《要录》卷97绍兴六年正月丙戌,卷98绍兴六年二月辛亥,《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行状称,经此番部署后,“形势既立,国威大振”,纯系虚美不实之词。

②《会编》卷169,《要录》卷98绍兴六年二月乙卯,丙辰,辛酉。

③《要录》卷99绍兴六年三月乙亥,卷102绍兴六年六月己酉。

④《要录》卷102绍兴六年六月己酉,《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

⑤《金佗续编》卷29赵鼎《奏王彦移军事宜》,《会编》卷169,卷198王彦行状, 《要录》卷98绍兴六年二月丙辰,卷100绍兴六年四月己未,卷103绍兴六 年七月辛巳


第五节 第二次北伐


绍兴六年七、八月间,岳家军进行第二次北伐。秋天本是宋军的防御季节,现在发动进攻,以便出奇制胜,使敌人措手不及。伪齐虢州栾川县(今河南栾川县)知县、修武郎李通,在当年春 季向岳飞投诚,带来部伍五百多人,为此次北伐提供了情报,并担任向导。①

左军统制牛皋为先锋,进攻伪齐新设的镇汝军(大约是牛皋故乡汝州鲁山县)。伪齐守将薛亨,素称悍勇善战,牛皋向岳飞保证,一定要“生擒以献”。左军以雷霆万钧般的威力,很快就击破这个坚垒。当薛亨作为战俘押解到宣抚司时,连岳飞也颇感惊讶。 牛皋继续挥兵东向,扫荡颍昌府,直至蔡州,焚烧伪齐军积聚的 粮草、器械而凯旋。②

岳飞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以牛皋左军的佯攻,掩蔽大军的主攻方向。牛皋初战告捷后,岳飞的大部队往西北方向进击。八月初,王贵、董先、郝晸等将攻占虢州州治卢氏县(今河南卢氏县),歼灭伪齐守军,缴获粮食十五万石。伪齐武义郎、监卢氏县 酒税杨茂“挺身归附”。③接着,岳家军又分兵夺取了虢略(今河南灵宝市)、朱阳(今河南灵宝市西南朱阳镇)和栾川三县。

王贵在虢州得手后,继续统军西向,又克复商州全境,包括上洛(今陕西商州市)、商洛(今陕西商州市东南商洛镇)、洛南 (今陕西洛南县)、丰阳(今陕西山阳县)、上津(今湖北郧西县西 北)五县。④

商、虢两州都属陕西路,本非岳家军的战区。吴玠部将邵隆即是当年陕西解州神稷山抗金义军首领邵兴,因避宋高宗绍兴年号而改名。他曾上奏宋廷,认为商州乃是“要害之地”,只有力取商州,方能经营关中。于是宋廷任命他为商州知州,令他和金州 (治西城,今陕西安康市)守将郭浩共同负责收复商州。岳飞攻克商州后,便催促邵隆尽快赴任,以减轻本部人马的戍守负担。

商州和虢州确是军事要冲,北可控扼黄河,与北方抗金义军直接联系,东可夺据西京河南府,西可进攻关中,几乎将伪齐的统治区一劈两爿。岳家军接连三战告捷,宋廷为此下诏嘉奖说, “遂复商於之地,尽收虢略之城”,“长驱将入于三川,震响傍惊于 五路”。⑤“商於”和“虢略”已成两州别名。“三川”为秦朝设三 川郡的古地,意指此处有河、洛、伊三川。“五路”者,是指宋朝于陕西沿边设秦凤、泾原、环庆、鄜延和熙河五路。⑥

伪齐在惊慌失措之余,派兵骚扰岳家军的后方,攻击德安府 应山县(今湖北广水市),劫掠邓州高安镇。⑦

岳家军击破伪齐军的抵抗,向前突进,取道栾川县,进据原 翟兴的基地西碧潭与太和镇,直取伪顺州州治伊阳县。顺州为伪齐割原属西京河南府的伊阳、长水(今河南洛宁县西南)、永宁 (今河南洛宁县)和福昌(今河南洛宁县东北)四县而设。⑧

王贵命令第四副将杨再兴统军由卢氏县向长水县进发。八月十三日,伪齐顺州安抚司都统制孙某与后军统制满在,在长水县界的业阳率部迎战。勇猛的杨再兴当即分布军马,将几千敌军打得落花流水,斩杀孙某等五百余人,生擒满在等一百多人。十四日,杨再兴抵达孙洪涧,伪齐顺州安抚使张某率二千多人隔涧列 阵。两军隔水互相射箭,杨再兴指挥军队猛烈冲锋,又将敌军击溃。在十五日夜间二更时分,岳家军进而夺取县城,缴获粮食二万石。杨再兴当即下令,把粮食分配给军士和当地百姓食用。永宁和福昌两县也相继攻克。⑨



①《金佗稡编》卷11《李通归顺奏》,《皇宋十朝纲要》卷23。


②薛亨在十一月时,由岳家军参议官李若虚押送至临安府,宋高宗命他在岳家 军中戴罪立功。二十多年后,他仍在鄂州军中服役,参见《会编》卷169, 《要录》卷104绍兴六年八月甲辰,卷106绍兴六年十一月庚寅,《宋会要》兵 15之8。《金佗稡编》卷7《鄂王行实编年》说薛亨在当年冬被擒,《皇宋十朝 纲要》卷23说薛亨被董先所擒,系误。



③《要录》卷109绍兴七年三月庚寅。

④《金佗续编》卷28《吴拯编鄂王事》,《会编》卷208《林泉野记》都说王贵所 部破敌于商州。关于商、虢州之战,另可参见《会编》卷169,《要录》卷105 绍兴六年九月丙寅朔,丁卯,己巳。 

⑤《金佗续编》卷3《复商虢二州及伪镇汝军抚问诏》。

⑥《宋史》卷87《地理志》。 

⑦《要录》卷104绍兴六年八月壬戌,《梁溪全集》卷90《乞拨那军马奏状》。

⑧《金史》卷25《地理志》。

⑨《金佗稡编》卷16《复西京长水县捷奏》,《会编》卷169,《要录》卷104绍 兴六年八月戊申,《宋史》卷368《杨再兴传》,《宋会要》兵14之27,《梁溪 全集》卷92《乞遣兵策应岳飞奏状》。


岳家军收复福昌县后,距西京河南府城,已近在咫尺。岳家军在此次北伐中,还夺取一个伪齐马监,缴获了上万匹战马,可以大大充实自己的骑兵部队。岳家军第二、三次北伐路线图(点击查看)

岳飞长驱伊、洛,是南宋立国后初次堂堂正正的大规模反攻。 李纲接到岳飞在前线的捷报,写信说:

“屡承移文,垂示捷音,十余年来所未曾有,良用欣快。”①

此种评价,确非过誉。

京西两路在宋金战争中破坏最为惨烈,②人口锐减。在伪齐的苛政暴敛之下,幸存者也大抵在饥饿死亡线上挣扎。当时从岳家军大本营的鄂州到襄阳府,还非常荒凉,“经乱离之后,长涂莽莽, 杳无居民”,“墟落尤萧条。虎狼肆暴,虽军行结队伍,亦为所虐”。③“自商、虢至伊阳六七百里”,在北宋晚期尚且“山岩重复, 林木蔽密”,④如今经历多次兵祸,地僻人稀,自更不待言。

岳家军转战于山区,道路崎岖,运输不便,军粮供应不足。岳飞固然设法因敌之粮,在“杀获甚众”之余,从敌方夺到大批粮食。但是,粮食既要供给军人和马匹,又要赈济饥乏的百姓,则仍感不足。后方也传来消息,因供应匮乏,“在寨卒伍有饥饿闪走”。⑤于是岳飞只得暂停进攻,率领主力班师,⑥留提举一行事务王贵等在前沿戍守。

新收复地区严重缺粮,只能留下少量守军。鄂州距离这些州县路程遥远,支援不可能及时。襄阳府这个前沿基地亦元气未复,不能屯扎重兵,况且襄阳府距离新收复州县也有相当长的路程。因此,一些地区终于得而复失,“贼地陷伪,忠义之人旋被屠杀”。⑦ 另有很多爱国居民则宁肯背井离乡,随军南撤。岳飞抽调一万石军粮,接济他们,并且“拨牛借种,召募耕种”,安排他们的生活 和生产。⑧

伊、洛之役的战果不很理想,但并非毫无所获。商州的全境和虢州的部分地区仍为岳家军所控制。邵隆在当年年底赴商州就任知州,“披荆棘,立官府,招徕离散,各得其心”,逐渐将商州建设为坚固的要塞。⑨

九月下旬,岳飞回到鄂州后,⑩眼病剧烈地发作,一卧不起,痛楚异常,以至白日的卧室窗户,也必须用重帘遮蔽光线。他已不能主持军务,由于提举一行事务王贵尚在前沿,宣抚司的日常 军务就由同提举一行事务张宪和参谋官薛弼、参议官李若虚主持。朝廷闻讯后,特派眼科医官皇甫知常与和尚中印两人,乘驿马急驰鄂州。⑾在他们的悉心治疗下,岳飞的目疾得以好转。

尽管岳飞病体未愈,然而急剧变化的军事形势,又迫使他急匆匆地踏上新的征途。


①《梁溪全集》卷128《与岳少保第二书》。 

②《会编》卷176,《历代名臣奏议》卷90,《忠穆集》卷2《上边事善后十策》: “京西路残破为甚,京畿次之,唯京东〔东〕路、河北东路不曾经兵火。”

③《夷坚支景》卷l《王宣乐工》,《阳台虎精》。

④ 赵汝愚《国朝诸臣奏议》卷44韩宗武《上徽宗答诏论日食》。 

⑤《金佗续编》卷1绍兴七年出师疏。

⑥关于岳家军第二次北伐,《金佗续编》卷30陈公辅《论已破汝颍商虢伊阳长 水乞豫防虏叛会合之计奏札》,《梁溪全集》卷89《乞降诏诸帅持重用兵札 子》,《忠正德文集》卷8《丙辰笔录》保存五次捷奏的梗概,今仅存《金佗稡 编》卷16《复西京长水县捷奏》一份。《金佗稡编》卷7《鄂王行实编年》, 《会编》和《要录》的记事都残缺不全。

⑦《金佗续编》卷l绍兴七年出师疏。 

⑧《要录》卷108绍兴七年正月己巳,《宋会要》兵15之6。

⑨《会编》卷170,卷208,卷214,《要录》卷146绍兴十二年八月,卷153绍 兴十五年四月庚寅。

⑩ 岳飞回鄂州日期,《会编》卷170作九月十日乙亥,《要录》卷105作九月十七日壬午,《金佗续编》卷7《目疾令不妨本职治事省札》:“宣抚岳少保于九 月二十个日巡边回到鄂州军前。”《金佗稡编》卷18《乞致仕养疾申省状》同, 应以两原始文件为准。


⑾《金佗稡编》卷1高宗手诏,卷14《目疾乞解军务札子》, 卷18《乞致仕养疾申省状》,《金佗续编》卷7《目疾令不妨本职治事省札》。



第十章 进军蔡州



第一节 再援淮西


岳飞的第二次北伐,是宋金双方实力对比继续变化的标志。岳家军的成就表明,光复故土,已非可望而不可及的事;而北伐的中途夭折,又证实宋廷的战略指导有彻底改变之必要。

张浚对军事形势相当乐观,他力主将宋高宗的“行在”由临安府迁往建康府,以便部署日后的恢复大计,而萎靡卑琐、不识大体的文臣们却群起反对。最后,作为反对者之一的左相赵鼎,提出一个折衷方案,将“行在”迁移到平江府,距离前沿稍近。

九月一日,宋高宗于“行在”搬迁之前,先去上天竺烧香,为内心深处其实不太想迎还的“二圣”祈福。路过中天竺,恰遇岳飞派遣的武翼郎李遇执黄旗报捷。宋高宗接到岳家军第二份克复虢州卢氏县的捷报,心中反而忐忑不安,忧心忡忡。他对张浚说:

“兵家不虑胜,唯虑败耳。万一小有蹉跌,不知后段如何?”

张浚为了使皇帝安心,向他介绍了梁兴在敌后坚持斗争的情况,说岳飞“措置甚大”,看来必与河阳、太行一带的山寨有联系。赵鼎补充说,河东山寨如韦寿佺等人,虽力屈就招,并没有下山, 队伍器甲照旧,据险自保,耕种自如。如果官军一旦渡河,他们一定会出兵响应。

君臣抵达平江府后,韩世忠前来朝见。他说,得到情报,龙虎大王完颜突合速率大批金军,由李固渡渡黄河南下,准备支援刘豫。十三日,岳飞第五份收复长水县的捷奏和班师奏同时递送 到“行在”平江府。这两份晚到的奏报,在途中竟费时一月之久。 九月下旬,张浚决定前往镇江府,视察前沿。①

刘豫自绍兴四年冬大败以后,用一年多时间重整军备,恢复元气,不料又遭岳家军的猛烈攻击,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但因自己没有足够的军力,不得不向金朝父皇帝求援。

金太宗病死后,侄孙完颜合刺(汉名亶)继位,是为金熙宗。 金熙宗作为金太祖的嫡系,虽然年幼,却不愿听任完颜粘罕(宗翰)的摆布。他即位不久,便明升暗降,免去完颜粘罕(宗翰)都元帅之最高军职。左副元帅完颜讹里朵(宗辅)于绍兴五年夏去 世后,右副元帅完颜挞懒(昌)和元帅左监军完颜兀术(宗弼)成为最有权势的将领。②

刘豫终于发现,他原先竭力奉承的金太宗、完颜粘罕(宗 翰)和高庆裔三人,其权势已如冰消瓦解,无以指靠。他此次告急求援,几乎受到全体女真贵族的冷遇。特别是最早扶植刘豫的完颜挞懒(昌),对刘豫背弃自己,另投新主的行为,十分憎恨。金朝不再同意为刘豫出兵攻宋,只是派完颜兀术(宗弼)屯兵浚州 黎阳县(今河南浚县西北),观望形势。

刘豫求援碰壁后,更是焦躁万分。在无可奈何的情势下,决定铤而走险。他强行签发乡兵二十万,号称七十万,在九月间分兵三路,进犯淮南西路。东路军由侄儿刘猊统领,从紫荆山出涡口,攻打濠州定远县(今安徽定远县)。中路军由儿子刘麟率领, 从寿春府(即寿州)攻打庐州。西路军由孔彦舟指挥,企图夺取 光州(治定城,今河南潢川县),直指六安军(治六安,今安徽六安市)。刘豫还派遣乡兵,身穿“胡服”,在京西各州县往来招摇,诡称金军已到,既为伪齐军壮胆,又借以恫吓宋军。③

刘豫色厉内荏的攻势,居然吓坏了不少宋朝的文官武将。驻守淮西的张俊和刘光世首当其冲,他们虚报敌情,张大寇势,争先恐后地要求增兵,其实不过是为退遁制造借口。

左相赵鼎是个依违于抗战和投降之间的人物。他加入政府后, 曾做过两件好事:一是举荐岳飞收复襄汉六郡;二是在绍兴四年冬金和伪齐联军南侵时,力主抗击。如今他却完全信从张俊和刘光世的谎报,匆忙做出三项决定:第一,允许刘光世、张俊等军撤至大江以南;第二,火速调遣岳家军东援淮西;第三,宋高宗 的“行在”撤回临安府。这些决定当然正中宋高宗的下怀。

张浚抵镇江府后,得到了并无金军配合南侵的确切情报,而伪齐刘麟的中路军不过六万人,认为是个不应错过的良机。他正准备部署反击,却接连得到赵鼎等人的七八封书信,最后又是赵鼎等人草拟,而由宋高宗亲笔书写的“条画项目”,方知宋高宗、赵鼎等人已经完全惊慌失惜。于是,张浚连忙上奏说,淮南的驻军是为了屏蔽大江,如果张俊、刘光世等军渡江,淮南失守,则大江天险与敌人所共有。伪齐军占据淮西,因粮就便,江南又如何能防守?现在合兵掩击淮西敌寇,可保必胜。若一有退却之意,大势便无从挽回。张浚还反对岳家军东援,说:

“今岳飞之军控制上流,利害至大。倘使之全军而来,万 一虏、叛出没此处,何以支捂?其为患害与淮西同。”

宋高宗得知无金军南下的确讯,才安定了一颗惶恐的心,转而同意张浚的主见。十月,张浚派人以严令制止刘光世退军江南:

“若有一人渡江,即斩以殉!”

宋高宗也以御笔交付张浚:

“有不用命,当依军法从事!”

已撤出庐州的刘光世为之大惊失色,知道此次再不能按拥兵玩敌的旧例行事了。他对部属们大声呼喊:

“汝辈且向前,救取吾首级!”

王德和郦琼的前锋部队在寿春府霍丘县(今安徽霍邱县)等地打败刘麟军,遏制了伪齐的攻势。杨沂中会合张俊部将张宗颜等,在定远县附近的藕塘,大败刘猊军。由荆湖南路调任殿前司摧锋军统制的吴锡,在此战中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孔彦舟军围攻光州不下,也闻风而遁。

伪齐的进犯很快被击退,但宋军的追击和反攻也并不顺利。刘 光世追赶刘麟,遭到伏击,损兵折将,连他本人也险些被俘。张俊和杨沂中合兵攻打寿春府,也不克而还。 张浚在胜利的形势下回到平江府,自然有足够的说服力,劝阻了宋高宗将“行在”后撤临安府。④

在鄂州眼病未痊的岳飞,接到宋高宗的“累降诏旨”和宋廷省札,急令他“催促全军人马前去江、池州”,“如兵之在远者,自当日下抽还”,“星夜兼程”,“赴此期会”。宋高宗在手诏中还特别强调:“想卿不以微疾,遂忘国事。”岳飞在如此紧迫的命令下,马上整军沿江东下,连在襄阳府等地的前沿兵力,也不得不“勾抽”前往江州。

在宋廷向鄂州递发诏旨和省札时,淮西的刘光世、张俊等已奉命还军迎战。然而宋高宗“犹虑其不足任”,仍坚持召岳家军东下。在岳飞出兵的问题上,张浚又与宋高宗、赵鼎等达成妥协,不再坚持原议。他也以都督行府的名义,令岳飞“依累降指挥施 行”。淮西宋军的告捷,越发证明这项军事调遣纯属无谓的盲动; 而襄阳府等地兵力的削弱,又授金、伪齐方面以可乘之机。⑤

岳飞率军抵达江州,淮西战事已成定局,再无前进的必要了。宋高宗得知此讯,只好以亲笔手诏褒奖一番,发令岳家军回鄂州。 赵鼎从旁自我解嘲,说:

“此有以见诸将知尊朝廷,凡所命令,不敢不从。”

宋高宗说:

“刘麟败北,朕不足喜;而诸将知尊朝廷,为可喜也。”⑥

君臣两人一唱一和,顾左右而言他,为自己的失策文过饰非。4


①《要录》卷104绍兴六年八月甲辰,卷105绍兴六年九月丙寅朔,丁卯,己巳,庚寅,《忠正德文集》卷8《丙辰笔录》,《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


②《会编》卷166,《要录》卷84绍兴五年正月,卷90绍兴五年夏,《金史》卷 4《熙宗纪》,卷19《世纪补》,卷74《宗翰传》。


③《会编》卷169,《要录》卷105绍兴六年九月庚寅, 《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 行状,《梁溪全集》卷91《奏陈防秋利害札子》,刘豫所签乡兵数,《要录》作 三十万人,今从《会编》。


④关于淮西战事和宋廷争议,参据《会编》卷170,《要录》卷106绍兴六年十 月丁酉,戊戌,甲辰,癸丑,卷107绍兴六年十二月戊戌,《历代名臣奏议》卷232张浚奏,《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忠正德文集》卷8《丁巳笔录》。


⑤《金佗稡编》卷l高宗手诏,卷14《目疾乞解军务札子》,《金佗续编》卷7 《目疾令不妨本职治事省札》。据《要录》卷106,十月四日戊戌,张浚已督刘 光世还军,十月十日甲辰,杨沂中捷于藕塘,而岳飞迟至十月十六日,尚未 发兵,都督行府亦于同日仍在催促岳飞出兵。


⑥《金佗稡编》卷1高宗手诏,《要录》卷106绍兴六年十一月癸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