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巨著】王曾瑜:岳飞新传 十一 - 学术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新岳飞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岳飞研究 > 学术

【学术巨著】王曾瑜:岳飞新传 十一

发布时间:2018-02-28 12:09:17  作者:王曾瑜  来源:岳飞网
岳飞对二十多万失败者分别作了处置:二万七干多户老弱 “出给公据”,“各量支米粮归业”④几万名壮丁则编入军队

王曾瑜:岳飞新传 十一

 


第六节 对失败者的处置


杨么军被瓦解后,对如何处置包括家眷在内的约二十多万失败者,①引起一场争论。牛皋向岳飞提议说:

“许大杨么,占据重湖作过,致烦朝廷之忧。虽一王四厢大军数万人,犹自败折了空回。今节使太尉提大兵来,讨荡巢穴,贼众畏伏虎威,尽已出降,独遮杨么抗拒,已行擒戮。若不将其手下徒党少加剿杀,何以示我军威?欲乞略行洗荡,使后人知所怕惧。”

岳飞的看法却迥然不同,他回答说: 

“杨么之徒,本是村民,先被钟相以妖怪诳惑,次又缘程吏部怀鼎江劫虏之辱,不复存恤,须要杀尽,以雪前耻,致养得贼势张大。其实只是苟全性命,聚众逃生。今既诸寨出降,又渠魁杨么已被显诛,其余徒党并是国家赤子,杀之岂不伤恩,有何利益?况不战屈人之兵,而全军为上,自是兵家所贵;若屠戮斩馘,不是好事。但得大事已了,仰副朝廷好生之意,上宽圣君贤相之忧,则自家门不负重责,于职事亦自无惭也。”

他接着又连喊了几声“不得杀”,牛皋便敬服其言而告退。②战争必须杀人,但岳飞决不以多杀为快,这正符合佳兵不祥的古训。无论对虔州叛军,还是对杨么叛军,岳飞都是本着此种宗旨进行处置的,说明他用兵仍以仁义为本,是位贤明的将帅。岳飞的措置也得到宋高宗本人的肯定,他给岳飞手诏说: 

“非卿威名冠世,忠略济时,先声所临,人自信服,则何以平积年啸聚之党,于旬朝指顾之间。不烦诛夷,坐获嘉靖,使朕恩威兼畅,厥功茂焉!”

此份手诏是参知政事沈与求为皇帝草拟的。③在南宋初年,战祸连绵,人口大量减耗,尽可能多地保存劳动力,以便为国家提供兵源和赋役,这也是宋高宗君臣赞成“不烦诛夷”的一个原因。 

岳飞对二十多万失败者分别作了处置:二万七干多户老弱 “出给公据”,“各量支米粮归业”④几万名壮丁则编入军队,⑤其中如周伦等部,另编横江水军,并不隶属岳飞;⑥另有部分“无所归著”者,被遣送遥远的镇江府,“遂以逃荒之田,令其力农”。⑦ 既有强壮者当兵,就不怕老弱者造反;保留老弱者耕田,又可供强壮者口粮。这也是宋朝的传统政策。

岳飞将善后事宜大致处理完毕,便须撤离湖湘,回鄂州等地防秋。临行之前,焚毁了三十余所叛军的寨栅。幕僚黄纵引用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故事,对岳飞说:

“今日不血刃而平大寇,散匿于湖山者亦多矣。贼见德而未见威,甚惧其复反也,宜耀兵振旅而归。”

岳飞认为此说有理,便在鼎州一带大举阅兵。岳家军“军律严整,旗帜精明,观者无不咨嗟叹息”。岳飞积德行善,也得到鼎州一带“人心之所感仰”,即使好几十年后,当地人听到岳飞的官称,“必有手加额”,表达其敬意。⑧

自岳飞兵临湖湘,为时仅两个半月,便顺利地解决了宋朝积年的心腹之患,赢得了朝野的一片欢呼,“以谓上流既定,则川、陕、荆、襄形势接连,事力增倍”,从此可以专力抗金,以成“中兴之功”。⑨

宋廷为了安定荆湖一带的社会秩序,恢复生产,也作出了一些减免、倚阁赋税等规定。洞庭湖沿湖的人户,凡绍兴三年以前的欠税,可以倚阁三年。“潭、岳、鼎、澧、荆南归业之民,其田已为他人请佃者,以邻近闲田与之,仍免三年租税。即原无产业, 愿受闲田者,亦予之”。⑩

尽管如此,在绍兴五年的一年之内,荆湖路一带经历大兵、大火、大旱、大饥、大雪之余,赋役烦苛,贪官污吏横行等弊病依然存在。因“岳飞一军入境,支费浩瀚”,荆湖南路“遂至均科田亩钱”,“每亩先令纳子田亩钱二百文”,“竭一路民力,不足充三 月之用”。战乱之后,“多有百姓遗弃田产”,“各思复业,而形势户侵夺地界,不许耕凿”。宋朝的形势户为法定的户名,包括官户和富有的吏户,他们乘机兼并田地。故当地的社会矛盾仍相当尖锐,“民间困急,坐待沟壑”,“十室九空”,“村落穷民有私制绯衣巾,以俟盗起者”。“盗贼迫于饥穷,十数为群,持杖剽夺行旅、舟船,道路几于阻绝”。⑾

但是,在岳家军平定杨么叛军后,荆湖路一带再未出现类似规模的叛乱。经过一段时期,生产又有所恢复,社会矛盾也有所缓和,岳家军在此后的抗金战争中,终于有了一个安定的后方。


①《要录》卷90绍兴五年六月丁巳,《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宋会要》 兵10之37。

②《金佗续编》卷26《杨么事迹》。

③《金佗稡编》卷l高宗手诏,《会编》卷168,沈与求《龟溪集》卷5《赐岳飞诏》。

④《金佗稡编》卷19《平湖寇申省状》,《要录》卷9l绍兴五年七月丙子。

⑤《金佗续编》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

⑥《要录》卷92绍兴五年八月癸亥。

⑦《嘉定镇江志》卷4《军田》。

⑧《金佗续编》卷26《杨么事迹》,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

⑨《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

⑩《要录》卷90绍兴五年六月丁卯,卷9l绍兴五年七月丙戌,卷92绍兴五年八月丙寅。

⑾《要录》卷98绍兴六年二月庚戌,《宋会要》刑法3之48,《斐然集》卷15《缴户部乞拘收湖南应副岳飞钱粮》,卷18《寄张相》(其七),《伪齐录》卷上。


 第九章 长驱伊洛



第一节 岳家军兵力和编制的扩充


瓦解杨么军的重要成果之一,便是岳家军兵力的大扩充。杨么叛军除老弱和家眷外,“丁壮”有五六万人,①大都编入岳家军。②其中有被岳飞委任的水军统制王缺子,曾企图重新造反,其母却派僮仆报告了参谋官薛弼。薛弼采取果断措施,设计命诸将捉获王缺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息了一场正在萌生的祸乱。 ③ 但就原杨么叛军的绝大多数而言,他们一般都能服从岳飞的管教,而效命于抗金战场。 此外,拨隶岳飞的官军尚有以下几支:

第一,江南西路安抚司统制祁超、统领高道等部,约八千五百多人。此后,又增拨统领丘赟所部,近一千五百人。④

第二,荆湖南路安抚司统制任士安、郝晸、王俊、统领焦元等部,约有一万多人。任士安所部有陈照、马准和李建三员统领。 后任士安因江南西路安抚制置大使李纲之要求,调任江南西路;但 他的部伍仍然留在岳飞麾下,并未一并调离。⑤郝晸任中军副统 制,充当王贵的副手;王俊任前军副统制,充当张宪的副手。⑥

第三,都督府左军统制杜湛率领的几千蔡州兵。杜湛本人改 任岳飞统辖的黄州武将知州。⑦

岳家军由三万多人陡增至十万人以上,在往后的岁月里,也大体维持此数。⑧与当时各支大军相比,岳家军不但兵力最多,而且素质最好,成为名副其实的抗金主力军。

绍兴五年岁末,宋廷下令更改五支屯驻大兵的军号,命名为行营护军。张俊军称行营中护军,韩世忠军称行营前护军,岳飞军称行营后护军,刘光世军称行营左护军,吴玠军称行营右护 军。⑨岳家军前后更改了神武右副军、神武副军、神武后军和行营后护军四个军号。当时人们习惯“以姓为军号”,如有张家军、韩家军、岳家军之称,⑩然而随着时光之流逝,不论是岳家军的四个正式军号,还是张家军等习惯称呼,都被人们所遗忘,惟有岳家军永葆盛誉,这当然决非偶然,正是历史的公正选择和淘汰。


①《要录》卷90绍兴五年六月丁巳,《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作“丁壮至五、九万”,“九”字系误。

 ②《金佗续编》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

 ③《浪语集》卷33《先大夫行状》。按《金佗续编》卷28《孙逌编鄂王事》载杨么军有统制黄缺子,应即是此人。 

④《梁溪全集》卷82《论江西军马札子》,卷85《乞差兵将讨捕虔吉盗贼及存留 李山弹压奏状》,《乞将丘赟下存留洪州军兵充亲兵奏状》,卷87《措置招军画一奏状》,《斐然集》卷17《寄张德远》。 

⑤据《要录》卷102绍兴六年六月戊午,《斐然集》卷15《缴户部乞拘收湖南应 副岳飞钱粮》,卷17《寄张德远》,《寄赵相》,《梁溪全集》卷65《乞拨还陈 照等人兵奏状》,卷9l《乞拨韩京等军马奏状》,卷104《与李尚书措置画一 札子》,荆湖南路安抚司军共二万余人,因吴锡、步谅等军并未并入岳家军, 并入者为一万余人。

 ⑥《金佗稡编》卷8《鄂王行实编年》,卷16《复西京奏》,《要录》卷l4l绍兴 十一年九月癸卯。

 ⑦《要录》卷109绍兴七年二月丁巳。

 ⑧《金佗稡编》卷9《遗事》,《金佗续编》卷14《湖北转运司立庙牒》,卷28 《孙逌编鄂王事》引邵缉《满庭芳》词,《会编》卷206,《独醒杂志》卷7, 《鸿庆居士集》卷36万俟卨墓志铭,又《金佗稡编》卷23《山阳辨》和《中兴小纪》卷29所载与万俟卨墓志铭同。此外,《金佗续编》卷8《督府令收掌 刘少保下官兵札》载刘光世军为五万二千余人,庄绰《鸡肋编》卷下说岳家 军所费钱粮比刘光世军“加倍”,亦可资旁证。《周益国文忠公集·书稿》卷 11《鄂州阎都统(杲)》,卷12《鄂州阎都统(世雄)》说岳飞兵不满六万,黄 震《古今纪要逸编》说岳飞军三十万,系误。

 ⑨《会编》卷168记载五大军军号有误,应以《要录》卷96绍兴五年十二月庚 子为准。又《要录》说五支行营护军中,岳飞兵力最少,亦误。

⑩《会编》卷202,《要录》卷137绍兴十年七月乙卯,陈傅良《止斋先生文集》 卷19《赴桂阳军拟奏事札子第三》,《云麓漫钞》卷7,罗大经《鹤林玉露》乙 编卷2《旌忠庄》。


各支大军都有军、将、部、队等编制单位。军一级的统兵官有统制、同统制、副统制等名目。此外,还有统领、同统领、副统领等,他们或者当统制的助手,或者在统制之下分统军马。将一级的统兵官有正将、副将、准备将等名目,总称“将官”。将官之下,有训练官、部将、队将、队官等。

由于岳家军的兵力增加两倍,朝廷令岳飞将原先十将的编制扩充至三十将的编制,①平均每将兵力达三千三百人以上。此后将一级的编制继续增加,而每将兵力则相应减少。到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增至八十四将,平均每将兵力减至一千二百余人。

岳家军军一级的编制至少扩充至十二军,计有:一、背嵬军; 二、前军;②三、右军;③四、中军;④五、左军;⑤六、后军;⑥七、 游奕军;⑦八、踏白军;⑧九、选锋军;⑨、胜捷军;⑩十一、破敌军;⑾十二、水军。 “背嵬之名,始于西番”,岳飞仿效韩世忠的做法,将新军的军号以背嵬命名。背嵬军之战士经过优先选拔,“犒赏异常,勇健无比”,“背嵬军马战无俦”,⑿是无坚不摧的精锐。游奕是巡绰之 意,⒀踏白是武装侦察之意,选锋是指选拔锋锐之士,但用作为军名,其实已失去原意,只是成为吉利和悦耳的军号而已。岳家军原先“并无舟船”和水军。⒁平杨么后,军中顿时增添大批惯于弄潮的健儿,又缴获一千多艘战船,包括几十艘作为主力舰的大车船。“鄂渚水军之盛,遂为沿江之冠。”与鄂州隔江相望的汉阳军城,“自绍兴之初残破之后,并无居民”,岳飞遂令于汉阳军城的荒地建造水军营寨,所占之地为军城的三分之一。⒂ 据绍兴九年统计,岳家军的十二军由二十二名统制、五名统 领和二百五十二名将官分别率领,⒃在二百五十二名将官中,应有正将、副将和准备将各八十四名。王贵任中军统制、提举一行事务,⒄张宪任前军统制、同提举一行事务。⒅他们兼有这两个级别 略有高低的差遣,成为岳飞的左、右手,可代替岳飞主持全军事务,指挥其他统制作战。宋廷曾规定岳飞的行营后护军可设置都统制和副都统制,⒆但因某种原因,王贵和张宪仍无都统制和副都统制的头衔。徐庆同样是岳飞最器重的统制之一。牛皋和董先两人虽有过投降伪齐的污点,也都以骁勇著称。牛皋嗜酒,董先贪财,使他们在治军统兵方面,不免有些逊色。⒇总的说来,这五人无疑是岳家军诸统制中的中坚人物。


①《金佗续编》卷6《照会添置将分省札》。 ②《金佗稡编》卷16《陈州颍昌捷奏》。 ③《会编》卷137。 ④《金佗稡编》卷16《郑州捷奏》。 ⑤《宋史》卷368《牛皋传》。 ⑥《会编》卷151,《要录》卷53绍兴二年闰四月丙申。 ⑦《金佗稡编》卷16《陈州颍昌捷奏》。 ⑧《金佗稡编》卷16《陈州颍昌捷奏》。 ⑨《宋史》卷465《李道传》。


⑾《要录》卷160绍兴十九年七月甲辰,在岳飞身后,鄂州大军进行缩编,仍保留此军名。

 ⑿《金佗稡编》卷22《淮西辨》,《金佗续编》卷21《鄂王传》,卷30《郢州忠烈行祠记》,袁甫《蒙斋集》卷20《岳忠武祠》(其三)。按北宋沈括《梦溪笔谈》卷5载有“银装背嵬打回回”之诗句。南宋程大昌《演繁露》卷9《背嵬》和《云麓漫钞》卷7对“背嵬”作了不同解释。“背嵬”一词应如《鄂王传》所说,“始于西番”。

 ⒀李延寿《南史》卷67《樊毅传》,《云麓漫钞》卷6。

 ⒁《历代名臣奏议》卷222赵鼎奏,《宋会要》食货50之14—15,《金佗稡编》卷11《措置杨么水寇事宜奏》反映直至绍兴三、四年间,岳飞并无水军。

 ⒂黄干《黄文肃公文集》卷7《与綦总郎书(奎)》。

 ⒃《要录》卷126绍兴九年二月己巳。

 ⒄《要录》卷111绍兴七年五月己丑。

 ⒅《要录》卷132绍兴九年九月己亥,《中兴小纪》卷27。

 ⒆《要录》卷111绍兴七年五月己丑。

⒇《要录》卷132绍兴九年九月己亥,《中兴小纪》卷27。


岳飞自湖湘回军鄂州后,宋廷命他兼任淮南西路蕲州和黄州制置使,并在两镇节度使以外,另加检校少保的虚衔,以为平杨么的赏功。①绍兴五年十二月,由于岳飞“已除检校少保,理宜增重使名”,宋廷又改命他为荆湖北路、襄阳府路招讨使。招讨使也是大战区的长官,南宋初年,将招讨使“定位在宣抚使之下,制 置使之上,著为定制”。岳飞的差遣升高,但辖区却少了荆湖南路。②因荆湖南路已无战事,宋廷便将对此路的军务的处置收归中央,不再令岳飞负责。但当时的抗战派宰相张浚还是真心实意地期望岳飞北上“招讨”。

宋朝武将被视为“粗人”,③“少能深识义理”,④而岳飞却在军务之暇,“峨冠褒衣”,装扮成一个动合礼法的儒生。⑤他不是儒将, 却是个重儒之将,在诸大将中“独以垂意文艺称”,⑥极喜延揽文士,“食客所至常满,商论古今”。⑦有个北宋时的太学生侯邦,在统制郝晸手下当门客。平杨么叛军时,经幕僚黄纵举荐,岳飞打算引用侯邦。当时郝晸尚未并入岳家军,他怀疑侯邦说了自己军中的阴私,企图杀死侯邦。岳飞得知后大怒,说:

“郝晸何人,敢杀士人!”

他严令郝晸立即将侯邦送来,如敢动他一根毫毛,便以军法论处。郝晸万般无奈,只得老实执行岳飞的命令。⑧

在宋朝崇文抑武的积习影响之下,士大夫往往不屑于当武将的幕僚。凡担任幕职者,不论是干才,或者是庸夫,经常被人嗤之以鼻,号称“从军”,于是“士大夫多耻从军”,“好士人岂肯从军”之说流行一时。⑨但是,也有些爱国心颇强的士人,却以中兴大业为重,不顾别人的鄙薄和讥笑,毅然决然地带笔“从军”。

一方面是时势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岳飞本人的谦恭礼遇,遂使“一时名人皆萃于幕府”。⑩当然,他的幕府中也不免鱼龙混杂,有好有坏。士人袁溉评论岳飞身为“武人而泥古,幕府无圆机之士”。⑾事实上,岳飞的大部分幕僚确非圆滑而看风使舵的角色,而是有骨气,有棱角,追随岳飞,坚持抗金的志士。

例如严州桐庐县人朱梦说,是个博学之士。他在宋徽宗时曾上书言事,痛陈时弊,北宋末又参加开封的抗金活动。岳飞闻其贤名,将他辟为军中的干办公事,两人志同道合,十分融洽。有一次,朱梦说随岳飞入朝,看到朝廷“尚禽色之乐,多无用之物”,“上无良相,朝乏贤臣”,而根本不以“二圣播迁”,“中原陷 没”,“万民涂炭”为意,就修书御史中丞辛炳,责备他不进行规谏。辛炳感到难以为情,他袖藏朱梦说的书信,上殿奏陈宋高宗。


①《金佗续编》卷2《检校少保加食邑制》,《会编》卷168,《要录》卷93绍兴五年九月壬午。

②《金佗续编》卷6《除湖北襄阳招讨使省札》,《宋会要》职官42之64,《宋史》卷167《职官志》。按《金佗稡编》卷6《鄂王行实编年》,《要录》卷96绍兴五年十二月己亥朔,《宋史》卷28《高宗纪》载岳飞辖区仍保留荆湖南路,系误。 

③《要录》卷110绍兴七年四月壬子。

④《要录》卷28建炎三年九月丙午朔。

⑤《金佗稡编》卷9《遗事》,《金佗续编》卷“《忠愍谥议》。

⑥《宝真斋法书赞》卷15《黄鲁直先王赐帖》。

⑦《金佗稡编》卷9《遗事》,《金佗续编》卷30《郢州忠烈行祠记》。 

⑧《金佗续编》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

⑨《金佗续编》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林季仲《竹轩杂著》卷3《乞遴选诸将宾佐状》,《挥尘后录》卷11。

⑩《金佗稡编》卷9《遗事》,《金佗续编》卷14《忠愍谥议》。

⑾《浪语集》卷32《袁先生传》。


 宋高宗看后,十分不悦,迫令岳飞辞退了朱梦说。①

岳飞担任招讨使,统率着一支大军,更需要一个精干的幕僚机构,帮他出谋划策,处理招讨使司的许多事务,草拟公文或奏札。按照朝廷的规定,岳飞招讨司的幕僚编制如下:一、参谋 一员;二、参议官一员;三、主管机宜文字一员;四、书写机宜文字一员;五、干办公事六员;六、准备差使八员;七、点检医药饭食二员。②当时文武大臣主持的都督府、宣抚使司、制置使司 等类机构,其幕僚的名目和等级也大体相似,人员的数额则或多或少。

在平杨么期间,岳飞很欣赏薛弼的才干。宋廷将薛弼升一官,岳飞嫌“赏薄”,并为此上奏保举,薛弼因而又升一官。③此后,岳飞又特别辟奏薛弼任自己的参谋官,作为军中地位最高的幕僚。担任参议官的叫李若虚,河北西路洺州曲周县(今河北曲周县)人。 他是北宋末年以死难闻名的李若水的胞兄。李若虚继承其弟未竟之志,脚踏实地,尽智竭力协助岳飞,至死不渝。胡闳休字良纰(左弜右攵), 开封人,任岳飞招讨司的主管机宜文字。他的官衔先后为武阶承信郎、保义郎和成忠郎,后又兼任岳家军的正将。胡闳休曾著兵 书二卷,是个文武全才的人。岳云尽管是少年虎将,按照宋朝的 制度,“充本司书写机宜文字”。④

岳飞所辖的招讨司以及后来的宣抚司幕僚,并非清一色的文官,而是文武相参。宋时文官以科举出身为荣,而岳飞的幕僚,或“擢参兵谋,非由科第”,甚至“多由小吏识拔”,却“有功边境”。⑤

岳飞在鄂州专心致志地从事军队的整编和操练工作,并按宋 廷命令,在襄阳府、唐州、邓州、随州、郢州、信阳军、复州 (治景陵,今湖北天门市)、汉阳军等地部署“民社”,安排“山城水寨”的防御。但他心中一直惦记沈与求为宋高宗起草手诏中的话:

“腹心之患既除,进取之图可议。”⑥


①《会编》卷159,《要录》卷78绍兴四年七月戊辰。朱梦说于绍兴四年“春夏之间”至泰州任军事判官,则他随岳飞入朝应在绍兴三年九月。

②《金佗续编》卷6《从申踏逐辟差官属省札》。 

③《要录》卷91绍兴五年七月丙戌,《斐然集》卷13《薛弼刘延年转官》。

④《金佗稡编》卷14《辞男云转三官札子》,《宋会要》刑法1之20。 

⑤《金佗稡编》卷9《遗事》,脱因、俞希鲁《至顺镇江志》卷17引《武昌志》。

⑥《金佗稡编》卷1高宗手诏,《会编》卷168,《龟溪集》卷5《赐岳飞诏》 



 第二节 连结太行义士



几年之前,岳飞已制订了“连结河朔之谋”。当他的谋略有可能付诸实施时,正逢金军残暴剿杀之后,北方人民的反抗斗争处于低潮。但是,光复故土、恢复统一的渴望,却仍将南北人民的心连结在一起。

北宋末年,金军攻破太原府后,梁兴、赵云、李进等人组织太原府和绛州(治正平,今山西新绛县)的“忠义人兵”,抗击金军。他们先后曾克复河北路的怀州和河东路的泽州、隆德府、平 阳府(治临汾,今山西临汾市)等地。梁兴等人曾率领部伍,冲过黄河,企图投奔宋朝,因遭伪齐军的拦阻,不得不中途折回。

于是,梁兴等人就在太行山建立根据地,组织“忠义保社”,四出游击。他们还引军东下,攻击磁州、相州一带的金军。

八、九年间,梁兴等人所率抗金义军,同敌军大小战斗几百次,光杀死对方头目即有三百多人。在翟兴遇害,翟琮南撤之后, 忠义保社成了北方人民抗金武装的核心和台柱,声威远播。河东、 河北各路民众都亲切地称呼梁兴为“梁小哥”。

梁兴出身贫寒,父亲梁建和母亲乔氏都是淳朴、善良而勇敢的平民布衣,他们积极地训诲和勉励儿子以身许国。老夫妻更是历尽磨难和苦楚,最后被金兵残害。这益发增强了梁兴的敌忾,父母的英灵激励他在抗金斗争中百折不挠,一往无前。①

赵云也有类似的遭遇,金军逮捕了他的父亲赵福和母亲张氏, 并以平阳府路副总管的官封,对赵云进行胁降。赵霎的抗金意志坚如磐石,纹丝不动,于是赵福遇害,张氏被囚禁在绛州垣曲县 (今山西垣曲县东南)。 绍兴四年十一月,赵云乘金和伪齐联军攻打两淮的机会,突破封锁,投奔岳飞。岳飞后来派他带领人马北上,渡黄河,破垣曲县,方得以救出其母张氏。从此以后,岳飞同太行山寨开始建立了联系。

大约在绍兴五年,岳飞派遣边俊、李喜等人渡过黄河,以加强连结河朔的工作。北方人民抗金武装奋勇出击,张横在河东路宪州(治静乐,今山西静乐县)打败金军一千五百人,敌人望风逃窜,很多金朝将士坠崖死亡。起义者擒获金朝宪州和岚州(治宜芳,今山西岚县北)的同知州,岢岚军(治岚谷,今山西岢岚 县)的军事判官。

梁兴忠义保社的队伍日益壮大,达到四千人。他们攻破平阳府神山县(今山西浮山县)后,金朝平阳帅府派总管判官邓奭带兵三千,前往镇压。金军远远望见梁兴忠义保社的战旗,就不敢进逼。到了夜里,他们与抗金义军相距十多宋里,方敢扎营,而又多置火炬,大呼小叫,彻夜巡逻,不得安眠。梁兴尚未发动进攻,金军已在三天夜里,惊溃了两次。最后,耶律马五亲临战场, 将邓奭训斥一通,率领精骑与梁兴的队伍鏖战。梁兴以哀师抗骄兵,大败敌军,杀死耶律马五和万夫长耿光禄。这个建炎三、四年间西路渡江金军的酋领,屠洪州的罪魁,被牛皋活捉过败将,终于恶贯满盈。

女真贵族惊慌万分,连忙调遣大军,进行围剿。当年冬天,梁兴率百余名勇锐的骑兵,突过大河,取道襄阳府,抵达鄂州。

岳飞见到闻名已久的“梁小哥”,分外高兴,当即呈报宋廷。 宋高宗同意“优转官资,以劝来者”。由于梁兴留在岳家军中任职, 连结河朔的工作更得以大力开展。北方人民的抗金斗争便由低潮 转向新的高潮。②


①张扩《东窗集》卷7迫赠梁建和乔氏的制词。

②本节叙事还参据《金佗稡编》卷8《鄂王行实编年》,卷18《梁兴夺河渡申省 状》,《要录》卷82绍兴四年十一月丙寅,卷93绍兴五年秋,卷97绍兴六年 正月癸酉,《宋会要》仪制10之20,10之33,兵2之59—60,《忠正德文 集》卷8《丙辰笔录》,张嵲《紫微集》卷19梁兴、赵云、李进封官制,《中 兴小纪》卷19。此外,《大金国志校证》卷ll将张横和梁兴的胜利系于皇统 二年(绍兴十二年),年代有误,但其叙事情节,本节也加以采用。邓奭, 《要录》作郑奭。


 第三节 目疾和母丧



岳飞为绍兴六年(公元1136年)的北伐作了种种准备,不料有两件纯粹是个人的不幸,纠缠了他整整一年有余,耽误了出师北伐的大计。

第一件是目疾。岳飞是北方人,很不适应南方湿热的气候。自收复建康府后,相继六年,都是在炎夏盛暑中用兵打仗。他的眼睛大概受了病毒感染,连年发病。绍兴五年六月,平定杨么叛军后,病势加重,“两目赤昏,饭食不进”,“四肢堕废”。他感到自 己“职掌兵戎,系国利害”,“若贪冒荣宠,昧于进退”,而耽误 “恢复故疆”的大计,实是问心有愧,故再三再四地上奏,恳请解除军务。

当宋高宗需要以战求和,以战求存之时,当然不肯让享有盛誉的良将退闲。回绝申请的诏书和省札也不难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说岳飞“措置上流事务,责任繁重”,“卿当厉忠愤之素心,雪国家之积耻,勉副朕志,助成大勋”,“勿复有请”。①

经过一番治疗,随着秋冬季的来临,岳飞的目疾也有所好转。 张浚期望在新的一年里有所作为,从绍兴六年正月始,就离开临安府,到前线视师。②岳飞和韩世忠、刘光世、张俊都被召到镇江府的都督行府,商议军事。二月,岳飞自镇江府途经常州、平江府到达“行在”临安府。③他向朝廷建议,襄阳府路应恢复京西南路的旧名,“以称朝廷正名责实,不忘中原之意”,得到批准。④

张浚不断向宋高宗称赞韩世忠的忠勇,岳飞的沉鸷,可以倚办大事。三月,宋廷发表韩世忠为京东、淮东路宣抚处置使,岳 飞为荆湖北路、京西南路宣抚副使,并且移镇为武胜、定国军节度使。武胜军为邓州的节镇名,定国军为同州(治冯翊,今陕西大荔县)的节镇名。⑤按宋朝官制,“节度以移镇为恩宠”之典。⑥ 宣抚使的职责与制置使、招讨使相同,而级别最高。由于岳飞官位尚低,故只能“以副使为名”。但与原招讨使相比,则仍属升迁之列,其上也不设宣抚使,岳飞是以副使的名义行正使的实职差遣。⑦由于京东路和京西路尚属沦陷区,故朝廷的两项任命,就是正式宣告宋朝锐意于收复失地。宋廷规定,岳飞在“襄阳府置 司”,比鄂州更逼近前沿。若一旦进军之时,岳飞可在自己的官名上,添入宣抚“河东”及“节制河北路”头衔。⑧

岳飞匆忙赶回鄂州,又遭遇第二件不幸的事--老母病逝。姚氏在沦陷区饱受忧患、惊悸和折磨之后,到得南方,又不服水土。 这个年过七旬的老人,成年卧病,最后在绍兴六年三月二十六日; 与世长辞。 岳飞对老母从来是极其孝顺和体贴的,尽管军务繁冗,只要不出兵,总是晨昏侍候,亲自调药换衣,无微不至。为照顾姚氏的休息和调养,连走路和咳嗽都不敢出声。两年前,岳飞在克复襄汉六郡后,就因姚氏病重,“别无兼侍,以奉汤药”,上奏恳请暂解军务,建议由王贵和张宪两人代统岳家军。一旦老母身故,其悲恸之状更可想见。三天之中,岳飞连水浆也不喝一口,哭得双目红肿,旧病复发。

岳飞和岳云等人跣脚徒步,扶着姚氏的灵柩,直往江州的庐山。宋高宗为此特赐银一千两,绢一千匹。岳飞平日自奉俭薄,但此次却例外地大事铺张,“仪卫甚盛,观者填塞,山间如市”。他认为既然在老母生前不能尽孝,死后的厚葬,乃是最后一次尽孝的机会。丧葬完毕,岳飞就在著名的古刹东林寺中,为母守孝。⑨

按中国古代的礼法,岳飞必须“丁忧”三年,实际上是不满二十七个月;如有特殊情况,方可居官守丧,称为“起复”。丁忧,这是岳飞所要坚持,而宋高宗和赵鼎、张浚等大臣所决然不允的。李纲深悉岳飞是个大孝子,认为一方要“终制”,另一方要“起复”,势必大费周折。他上奏宋廷,要求为此“早降处分”,以免耽误大事。此外,他还单独给岳飞写信说,“宣抚少保以天性过人,孝思罔极,衔哀抱恤”,但也恳切希望他不“以私恩而废公义”,“幡然而起,总戎就道,建不世之勋,助成中兴之业”。

事实上,岳飞的“起复”事宜果然费尽周折。宋高宗命令宦官邓琮前往江州庐山东林寺,岳飞“欲以衰服谢恩”,邓琮坚持不允,连皇帝的亲笔手诏等似乎也不发生效力,“三诏不起”。最后, 朝廷下达了最严峻的命令,说岳飞“至今尚未祗受起复恩命。显是属官等并不体国敦请”,“如依前迁延,致再有辞免,其属官等并当远窜”。在全体僚属都得以“重宪”论处的严令下,岳飞的决 心终于动摇了。伪齐将王威又乘机攻陷唐州,杀害团练判官扈从举,团练推官张汉之。⑩岳飞便不得不拖着消瘦疲乏的身体,红肿未痊的眼睛,重返鄂州,带兵出屯襄汉。他将姚氏“刻木为像,行温凊定省之礼如生时”,以寄托自己终生的哀思。⑾



①《金佗稡编》卷13三个乞宫祠札子,《金佗续编》卷3《乞罢制置使畀以祠禄 不允诏》。从三个札子内容分析,最早一个六月十八日的札子今已佚失,今存 《乞宫祠札子》应为第三札子,而《乞宫祠第三札子》应为第四札子。据北京 同仁医院张玲大夫分析,岳飞的眼病大致应是病毒性结膜炎或角膜炎。

②《要录》卷97绍兴六年正月丙戌。

③《金佗续编》卷6《催赴行在奏事省札》,《要录》卷98绍兴六年二月丙辰。

④《金佗稡编》卷18《乞襄阳府路仍作京西路申都督府札子》,《要录》卷98绍 兴六年二月戊申,《宋会要》方域5之18。

⑤《宋史》卷85,卷87《地理志》。

⑥《要录》卷189绍兴三十一年三月庚寅。

⑦《宋史》卷167《职官志》,《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ll《宣抚副使》。 

⑧《金佗续编》卷2《武胜定国军节度使充湖北京西路宣抚副使置司襄阳加食邑 制》,卷7《督府令将带精兵前去襄阳札》,《除湖北京西路宣抚副使省札》, 《进发至京西路添入河东及节制河北路字札》,《要录》卷98绍兴六年二月辛 亥,卷99绍兴六年三月己巳,己卯,《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梁溪 全集》卷84《论进兵札子》。

⑨《挥麈三录》卷3。《周益国文忠公集·杂著述》卷7《泛舟游山录》载,岳飞为母亲修坟,拆山路石磴,“取去”“晋朝三杉”。但《胃南文集》卷46《入蜀 记》说相传晋时五株老杉,由“主僧了然辄伐去”。则周必大所记未必确切, 姑以存疑。另参见《嘉靖九江府志》卷3。 

⑩《要录》卷100绍兴六年四月甲辰,《金佗稡编》卷9《遗事》,两处人名有异。

⑾关于姚氏的疾病和丧葬,参据《金佗稡编》卷l高宗手诏,卷9《遗事》,卷 13《乞侍亲疾札子》,卷14乞终制等五个札子,《金佗续编》卷2《内艰起复 制》,卷3《辞免起复不允诏》,卷7赐银绢等五个省札,卷29《乞起复》, 《要录》卷100绍兴六年四月乙巳,《宋会要》礼44之20,《梁溪全集》卷86 《乞催起岳飞军马札子》,卷128《与岳少保第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