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巨著】王曾瑜:岳飞新传(八) - 学术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新岳飞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岳飞研究 > 学术

【学术巨著】王曾瑜:岳飞新传(八)

发布时间:2018-02-28 11:11:34  作者:王曾瑜  来源:岳飞网
五月五日,岳家军直抵郢州城下。岳飞跃马环城一周,亲自侦察敌情。他举起马鞭,遥指东北角的敌楼说: “可贺我也!”

王曾瑜:岳飞新传(八)

 

第八节 临安朝见


宋高宗在绍兴府居住了一年有余,又将“行在”迁往临安府,表面上谓之“行在”,其实将以为久居之地。经金军焚杀之后,北方的流寓者成了临安府居民的多数,他们往往盖茅屋居住。①宋高宗为首的统治者为了及时行乐,舒心享受,就必须重建这座城市。重建的结果,则是使千娇百媚的水光山色成为投降与屈辱的象征。 南宋诗人林升写诗云: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便把杭州作汴州。”② 。 宋高宗暂时不得不同金与伪齐处于战争状态,以战求和,觊望在半壁残山剩水中寻欢作乐。他骨子里并无恢复河山的盘算,而将东京开封、西京洛阳等视同异域。宋高宗和一些大臣甚至连“北伐”、“收复汴京”等类政治口号也不敢使用,“约束诸路,并不得出兵”进攻“大齐”。有的官员接纳越界归宋的北方军民,竟 被朝廷惩处。③ 绍兴三年九月,岳飞奉命来到临安府,第二次朝见宋高宗。此时,岳飞已成为继吴玠之后,一颗新升的将星,④为举世瞩目,而他的年龄比吴玠还小十岁。从绍兴元年到三年,岳家军除了进行大规模的戡乎内乱的军事活动外,岳飞还分兵遣将,镇压了若干规模不大的内乱。他命徐庆和王万率三千兵马,会同江南东路安 抚大使司统制颜孝恭、郝晸等,平息建昌军石陂寨姚达和饶青的兵变。⑤他亲自招降转移至筠州的马友残部郝通,⑥消灭盘踞舒州太湖县(今安徽太湖县)司空山的盗匪李通。⑦徐庆和江南西路安抚大使司统制傅选合军,击破叛将李宗亮和张式的队伍。⑧王贵 徐庆率军破刘忠余部高聚于袁州,张成于萍乡(今江西萍乡市), 并分别擒获高聚和张成。⑨ 宋高宗当然乐于召见这个军界有威名的后起之秀,以便教他瞻仰“天颜”,膜拜“圣恩”,更加忠心耿耿地为自己效命。十五岁的岳云也随同父亲朝见。他自幼立志许国,建炎四年,即岳云十二岁时,就编入张宪的部伍从军,并且立下军功。⑩岳飞对儿子的要求极端严格。有一次,岳云身披重铠,练习飞马冲下陡坡,不 慎马翻人仰。岳飞大怒,说: “前驱大敌,亦如此耶?” 下令将岳云斩首,经众将说情后,改为责打一百军棍。⑾三年时间的严酷锻炼,造就了岳云一副铜筋铁骨,他天生神力,能将两支好几十宋斤重的铁锥枪抡动如飞。⑿ 朝见之际,岳飞最悬心的是荆湖北路和京西南路的战事,由于败报接踵而至,他渴望与猖狂进犯的伪齐主将李成再决雌雄。宋高宗却未忘在建炎时,刘光世军缴获的那把李成所用七宋斤重的刀,他对岳飞说: “如李成归国,朕当以节度使待之。” 并且命令岳飞派人去做争取工作。⒀这句话无异于是对岳飞很大的人格污辱。他积八年汗马战功,仍是从五品的遥郡承宣使;而李成只要重新归宋,居然可当号称武人“极致”的从二品节度使。⒁岳飞不得不强忍怒火,接受皇帝布置的任务,尽管他内心充满了对李成的蔑视。 朝见以后,宋高宗似乎也觉察到自己在李成问题上的失言,便以更重的奖赏,笼络人心。宋廷发表岳飞落武阶宫中卫大夫,超升正四品的镇南军承宣使。⒂按宋时官制,岳飞算是由遥郡承宣使改升正任承宣使,而“遥郡、正任恩数辽绝”。⒃宋廷在升官敕诏中赞扬他“料敌出奇,洞识韬钤之奥;摧锋决胜,身先矢石之危”。“千里行师,见秋毫之无犯;百城按堵,闻犬吠之不惊”⒄“殄寇之功,驭军之略,表见于时,为后来名将。江、湖之间,尤所欣赖,儿童识其姓字,草木闻其威声。”⒅ 宋高宗亲笔书写“精忠岳飞”四字,绣成一面战旗,命岳飞在用兵行师时作为大纛。此外,他还颁赐岳飞和岳云衣甲、金带、 战袍、弓箭、刀枪、战马等物品,⒆赏白银二干两,犒赏将士。宋高宗还特授岳云正九品保义郎、合门祗候的武官虚衔,岳飞决不愿让其子“末立寸效”而享受“异眷”,上奏力辞。但是,皇帝的恩命毕竟是不容推辞的。⒇ 经过岳飞的力争,宋廷作出以下决定:第一,命岳飞任江南西路、舒、蕲州制置使的差遣,若“军期急速”,可抽调江南西路的其他驻军“随宜措置”,并将淮南西路舒州和蕲州的防务也归他管辖。(21)第二,岳家军自分拨三千人往广州屯戍后,只剩下一万一千余人,除去火头军、辎重兵、病员等,只有战士一万五六干人。(22)为弥补兵力不足,宋廷便将驻守蕲州的统制李山,屯扎江州的统制傅选两支部队并入岳家军。(23)岳家军的军号也由神武副军升格为神武后军,岳飞由都统制改任统制。(24)这是因为他官位尚低,不能与神武左军都统制韩世忠、神武右军都统制张俊等平列。傅选早年曾在太行山参加过王彦的八字军。 赵秉渊的军队本来也准备拨属岳飞,因两年前岳飞一次酒醉后的殴打,使赵秉渊非常寒心。他与刘光世有旧交,央告刘光世提出申请,将本部人马改隶刘光世的部下。岳飞为此十分懊悔,宋 高宗也因而告诫岳飞,从此不要饮酒。(25) 

在此之前,南宋并未设置固定的军区。朱胜非再相后,“始议分遣诸帅,各据要会,某帅当某路,一定不复易”。(26)宋廷的意图,只是要岳飞负责保障江南西路的安全,并不允许他前往增援或接管京西路和湖北路的战场。岳飞回到江州后,认为自己不能完全拂逆宋高宗的旨意,就派幕僚四川人王大节去伪齐,从事间谍工作。(27)然而岳飞决不对李成存什么幻想,他积极打探前线消息,厉兵秣马,随时准备挺进湖北和京西路,杀敌立功。 


①《要录》卷173绍兴二十六年七月丁巳,《宋会要》食货38之19,兵3之7—8。

② 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卷2。 

③《金佗续编》卷5《朝省行下事件省札》,《宋史》卷376《常同传》,《要录》卷75绍兴四年四月丙午,熊克《中兴小纪》卷17。 ④《会编》卷173,《要录》卷87绍兴五年三月,《历代名臣奏议》卷88,《宋史》卷375《李邴传》:“陛下即位之初,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威名隐然为大将,今又有吴玠、岳飞者出矣。”当时舆论将吴玠和岳飞视为军界后起之秀。 ⑤《金佗稡编》卷5《鄂王行实编年》,《金佗续编》卷5《权知潭州并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省札》,《要录》卷50绍兴元年十二月甲戌,卷51绍兴二年正月壬子,卷57绍兴二年八月甲午。 

⑥《金佗稡编》卷5《鄂王行实编年》,《皇宋十朝纲要》卷22。

⑦《金佗稡编》卷5《鄂王行实编年》,《要录》卷5l绍兴二年正月癸丑,卷58绍兴二年九月戊辰,《宋会要》兵13之12,《宋史》卷27《高宗纪》。司空山,《金佗稡编》作“司公山”。

⑧ 金佗稡编》卷5《鄂王行实编年》。 

⑨《金佗稡编》卷5《鄂王行实编年》,《宋史》27《高宗纪》。 

⑩《金佗稡编》卷9《诸子遗事》。 

⑾《金佗稡编》卷9《遗事》。 ⑿《金佗稡编》卷9《诸子遗事》载,岳云“手握两铁鎚,重八十斤”。《金佗续编》卷21《鄂王传》,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宋史》卷365《岳云传》作两锥或铁椎。当时“鎚”和“锥”两字或可通同,《金史》卷77《亨传》记载 一种“铁连鎚”的武器,类似后世的链镖。现在京剧“八大锤”之“锤”,宋时往往称为“骨朵”。《辽史》卷34《兵卫志》载“正军”的装备,即有“(左钅右骨)(左钅右朵)”和“鎚锥”。《淳祜临安志辑逸》卷3和周密《武林旧事》卷5说,在褒忠衍福寺中,“岳云所用铁枪犹存”。《武经总要》前集卷13载当时有一种四棱的“锥枪”,可知岳云的铁鎚应是铁锥枪。冯培《岳庙志略》卷l说岳云的古画像,“手携两铜椎”,“其椎形椭而锐首,异于今之所谓铜椎者。无年代,亦不知何人所画”。这是近于真实的,京剧“八大锤”中的“锤”反而失实。八十宋斤铁鎚,约合九十六市斤以上,只怕太重了。 ⒀《会编》卷161,《要录》卷80绍兴四年九月壬申注,两处不载宋高宗发此语的时间。自绍兴元年至四年,岳飞仅有此次朝见,宋高宗当在召见时发此语。

⒁《宋史》卷168《职官志》,卷474《贾似道传》。

⒂《要录》卷68绍兴三年九月丙寅。

⒃《宋中》卷166《职官志》。

⒄《金佗续编》卷2《镇南军承宣使充江南西路沿江制置使告》。

⒅《金佗续编》卷3《辞免镇南军承宣使不允诏》,《北海集》卷13《赐神武副军都统制岳飞辞免恩命不允诏》。 ⒆《要录》卷68绍兴三年九月庚申,《宋会要》礼62之56—57,《宋史》卷150《舆服志》。按《金佗稡编》卷5《鄂王行实编年》将朝见和颁赏都系于九月十三日,今据《要录》更正,朝见是在九月九日。 ⒇《金佗稡编》卷13《辞男云特除保义郎合门祗候奏》,《要录》卷68绍兴三年九月戊辰。 (21)《金佗续编》卷5《改充江南西路制置使省札》,《除江南西路舒蕲州制置使省札》,《要录》卷68绍兴三年九月丙寅,乙亥,《宋会要》职官40之5一6,41之106。岳飞初任江南西路沿扛制置使,寻落“沿江”二字,最后又增“舒、蕲州”。 (22)《金佗续编》卷29赵鼎《措置防秋事宜》,此奏又见《历代名臣奏议》卷334,《忠正德文集》卷2。 (23)《金佗稡编》卷5《鄂王行实编年》只载李山一军拨归岳飞,据《会编》卷155,《要录》卷68绍兴三年九月丙寅补充傅选一军。

(24)《金佗续编》卷5《改差充神武后军统制省札》,《要录》卷68绍兴三年九月庚辰。 

(25)《会编》卷155,《要录》卷68绍兴三年九月丙寅。 

(26)《会编》卷159,卷213朱胜非行状,《要录》卷68绍兴三年九月乙亥。 

(27)《会编》卷161,《要录》卷80绍兴四年九月壬申注。


第七章 克复襄汉



第一节 襄汉失守



扼守伊阳县风牛山寨的翟兴一军,成为伪齐的心腹大患。刘豫因军事进攻迭遭挫败,设法买通内奸杨伟,于绍兴二年三月暗杀翟兴。① 

翟琮忍痛发愤,继承父志。他联合宋朝神武左副军统制、襄阳府、邓、随、郢州镇抚使、兼襄阳知府李横和随州知州李道,向伪齐发动进攻。虽然翟琮的军力已大为削弱,李横也兵少粮乏,装备颇差,但因伪齐爱国官兵纷起响应,北伐的进展相当顺利。

伪齐方面的起义者,主要有两部分队伍。牛皋、彭玘、赵起、朱全、牛宝、朱万成等军归附于李横,董先、张玘、董震等军归附于翟琮。 

绍兴三年,李横与牛皋、彭玘等军克复了汝州(治梁县,今河南汝州市)、颍昌府(治长社,今河南许昌市)、信阳军(治信阳,今河南信阳市)等地。伪齐唐州知州胡安中也由李道招降。② 翟琮部署董震、张玘、董贵、赵通诸部攻入西京河南府,处决了发掘宋朝皇陵的伪齐河南尹孟邦雄。军事上的节节胜利,使翟琮一军很快便控制了东至郑州,西至京兆府的广大地域。③

翟琮和李横两军从西面和南面两个方向进逼开封府,刘豫的形势岌岌可危,慌忙向金朝求援。三月间,金朝元帅左都监完颜兀术(宗弼)会合李成所率二万伪齐军,在开封城西北牟施冈同宋军会战。李横、牛皋等军没有铠甲,被金方重甲骑兵击溃。宋军从此一蹶不振,到十月为止,不仅伊阳县的风牛山寨、邓州 (治穰县,今河南邓州市)、随州(治随县,今湖北随州市)、唐州 (治泌阳,今河南唐河县)、襄阳府等地相继陷落,连处在较近后方的郢州(治长寿,今湖北钟祥市)也被敌军攻占。李横、翟琮、牛皋、董先、李道、张玘等先后退到江南西路,彭玘战死。④

襄阳府、郢州等地的失守,使南宋长江防线形成巨大缺口。刘豫得意忘形,准备在下一年,即绍兴四年麦熟后大举南下。伪齐的李成、许约等不断派遣使者,前往洞庭湖,联络在当地割据的杨么叛军,策划南北夹攻。杨么、黄诚等予以允诺,约定来年六月间,杨么水军“火急收刈早稻”后,于七月先攻取岳州,“作老 小硬寨”,然后出洞庭湖,顺江占据鄂州、汉阳军(治汉阳,今湖北武汉市汉阳)、蕲州、黄州等地,接应李成大军渡江。伪齐军和杨么军水陆并进,顺江东下,“前去浙中会合”,消灭南宋政权,双方“建国通和”。⑤



①《会编》卷150,《要录》卷52绍兴二年三月癸丑,《宋史》卷27《高宗纪》,卷452《翟兴传》。

②《会编》卷154,《要录》卷61绍兴二年十二月辛亥,卷62绍兴三年正月甲子,卷63绍兴三年二月庚戌,卷64绍兴三年四月甲午,《宋史》卷27《高宗纪》,《宋会要》兵15之2,《北海集》卷16赐李横、翟琮等抚谕敕书。《宋会要》作“朱万成”,《北海集》作“朱力成”。

③《要录》卷60绍兴二年十一月乙丑,卷6l绍兴二年十二月辛亥,卷62绍兴三年正月丁巳朔,甲子,卷65绍兴三年五月己未,《宋会要》兵14之24,《宋史》卷453《张玘传》,《金石萃编》卷159《孟邦雄墓志》。

④《金佗稡编》卷10《措置李横等军奏》,《奏审李道牛皋军奏》,《金佗续编》卷 29赵鼎《乞支钱粮赡给李横军兵》,《会编》卷155,《要录》卷63绍兴三年三月己巳,卷64绍兴三年四月丙申,卷65绍兴三年五月丙辰,卷67绍兴三年八月乙未,卷69绍兴三年十月己亥,癸卯,甲辰,《中兴小纪》卷15,《宋史》卷27《高宗纪》。宋军与金、伪齐军会战地点,《会编》作朱仙镇,《要录》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作牟驰冈,广雅书局本作羊驰冈。以上各书都未交待董震和彭玘下落,据张纲《华阳集》卷7《彭玘赠吉州团练使》,可知他是战死的。

⑤《金佗续编》卷5《再据刘愿申杨么贼徒结连作过省札》,《要录》卷84绍兴五年正月甲子。与此稍有牴牾的记载见于《金佗续编》卷26《杨么事迹》,《要录》卷85绍兴五年二月戊子,杨么军头领周伦向宋廷表示接受招安,说他已将刘豫的来使处死。然而周伦申状提供之情节颇有疑窦,至少并未涉及杨么本人对伪齐的态度。故本段记事大致依据前一种记载。按杨么与伪齐的勾结应有多种渠道和方面,如《要录》卷84绍兴五年正月甲子,《中兴小纪》卷18载他与伪齐光州知州许约的“结连”。


第二节 上奏请缨



岳飞自临安府回江州后,曾主动派部将张宪前往襄阳府,招收李横。李横大概认为岳飞与自己地位相当,不肯听从。李横逃到蕲州、黄州一带,便急忙渡江,径赴洪州,参见江南西路安抚制置大使赵鼎。岳飞闻讯后,也疾驰至洪州,却比李横晚了一日。岳飞责备李横,李横口称伏罪,其实仍不愿隶属岳飞。惟有李道、 牛皋等屡次申状赵鼎和岳飞,“乞听岳飞节制”,但岳飞因“未准朝旨,不敢拘收”,只是令他们“前来江州权行驻扎”。①

经岳飞、赵鼎与宋廷往返交涉,宋廷终于将牛皋、董先、李道等部并入岳家军,张玘也拨归岳飞统辖。翟琮改任江南东路兵马钤辖,李横改隶张俊,不归属岳飞。②

牛皋宇伯远,汝州鲁山县(今河南鲁山县)人,他比岳飞年长十六岁,当时年龄已四十七岁。牛皋当过弓手,曾组织当地民众抗金,在京西路一带与敌军进行十余战,每战皆捷,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前述建炎四年奇袭金西路渡江军之归师。他出任岳飞的中军统制,后改任左军统制。董先字觉民,河南府洛阳县(今河南洛阳市东)人,他原是翟兴的统制。张玘字伯玉,河南府渑池县人,是董先的副将。两人曾在商州(治上洛,今陕西商州市)、虢州(治虢略,今河南灵宝市)等地抗金,屡立战功。董先任岳飞的踏白军统制。李道字行之,汤阴县人,最早与其兄李旺聚众抗金,投奔宗泽。李旺因过被宗泽处斩,由李道继续掌军。他出任岳飞的选锋军统制。③

在李横等军节节败退之际,焦急的宋廷不断发布命令,要岳飞在大江南北岸“措置堤备,多遣间探,日具事宜以闻”。岳飞不断得到李成和杨么准备联合行动的情报,同幕僚、部将们经常讨论形势和方略,众人谈及对付伪齐和杨么“二寇”的先后次序,岳飞毫不犹豫地回答: 

“先襄汉,襄汉既复,李成丧师而逃,杨么失援矣。第申严下流之兵以备之,然后鼓行。” 

他认为,只有力争在绍兴四年麦收前,先发制人,击破李成军,才能粉碎“二寇”南北夹攻的计划。岳飞为此屡次上奏宋廷说:

“臣窃惟善观敌者,当逆知其所始;善制敌者,当先去其所恃。今外有北虏之寇攘,内有杨么之窃发,俱为大患,上轸宸襟。然以臣观之,杨么虽近为腹心之忧,其实外假李成,以为唇齿之援。今日之计,正当进兵襄阳,先取六郡,李成不就絷缚,则亦丧师远逃。于是加兵湖湘,以殄群盗,要不为难。而况襄阳六郡,地为险要,恢复中原,此为基本。臣今已厉兵饬士,惟俟报可,指期北向。伏乞睿断,速赐施行, 庶几上流早见平定,中兴之功次第而致,不胜天下之幸。”④ 

岳飞规划了一个先李成、后杨么的用兵方略,此后的军事行动,正是依次进行的。

绍兴四年春季,宋高宗君臣为了襄汉的战事,也多次进行详细的商讨。宰相朱胜非说: 

“襄阳上流,襟带吴、蜀。我若得之,则进可以蹙贼,退可以保境。今陷于寇,所当先取。” 

宋高宗也明白,襄汉的得失已关系到自己小朝廷的安危存亡,他说: 

“今便可议,就委岳飞如何?”

新近从江南西路调任政府参知政事的赵鼎熟识岳飞,说: 

“知上流利害,无如飞者。” 

但签书枢密院事徐俯却独持异议,反对委派岳飞出兵。⑤此外,戍守淮南西路的刘光世也要求由他“措置荆、襄”。⑥

屡经争议之后,宋高宗君臣决定由岳飞出师襄汉,刘光世派兵增援,王(左王右燮)仍按早先的布置,箝制洞庭湖的杨么军。由赵鼎带到临安府的牛皋和董先,也得到宋高宗的召见。牛皋慷慨陈词,向皇帝申述“伪齐必灭之理,中原可复之计”。⑦

三月十三日,宋廷向岳飞发布出兵的省札,其要点如下:

第一,正式任命岳飞为荆湖北路前沿统帅,在他的制置使头衔中,添入“兼制置荆南、鄂、岳”的加衔。荆湖北路安抚使司颜孝恭和崔邦弼两统制的兵马,荆南镇抚使司的兵马,都暂归他 “节制使唤”。 

第二,命令岳飞指挥所部军马,在当年麦熟以前,克复京西路的襄阳府、唐、邓、随、郢四州和信阳军。其中唐州和信阳军又在原李横镇抚使司管辖之外。 

第三,宋廷强调“自通使议和以来,朝廷约束诸路,并不得出兵”,只因李成出兵南侵,才有必要收复襄阳府等六郡。故此次出师,只能以此六郡为限。如敌人“逃遁出界,不须远追”。“亦不得张皇事势,夸大过当,或称提兵北伐,或言收复汴京之类,却致引惹。务要收复前件州军实利,仍使伪齐无以藉口”。宋高宗在省札之外,又特别亲下手诏,叮咛和警告岳飞:

“今朝廷从卿所请,已降画一,令卿收复襄阳数郡。惟是服者舍之,拒者伐之,追奔之际,慎无出李横所守旧界,却致引惹,有误大计。虽立奇功,必加尔罚,务在遵禀号令而已。”⑧

第四,支付六万石米,四十万贯钱,以作军需。四十万贯钱以十万两银和五千两金折支,当时金银尚未作为独立的货币使用。又另加二十万贯钱“充犒设激赏”。

第五,收复襄汉六郡后,由岳飞差官防守,“或用土豪”,或用牛皋等旧将。岳飞大军则回大江沿岸驻扎。⑨

总而言之,宋高宗部署襄汉战役的指导方针,就是以战求和,使自己的小朝廷得以偏安东南。 

崔邦弼曾在京东路青州(治益都,今山东青州市)、潍州(治—北海,今山东潍坊市)一带与金军作战,有相当的军事经验。颜孝恭在建炎三年秋,曾任杜充的江、淮宣抚司统制,与岳飞共事。 

岳飞当时的兵力并不多。李横的一万五千人马已拨属神武右军都统制张俊,⑩翟琮的人马也由他自己带走。牛皋、董先、李道等部的并入,兵力有限,如“牛皋、董先两项,共一千余人”。岳家军的总兵力时为二万八干六百十八人。⑾暂归岳飞“节制”的崔 邦弼军约有三干人,⑿颜孝恭军约有一千九百人,⒀还有荆南府、归、峡州、荆门、公安军镇抚使解潜仅派统制辛太率一千二百名乡兵前来助战,其实没有什么战斗力。⒁岳飞用于进攻襄汉六郡的总兵力,应在三万五千人左右。

王(左王右燮)的箝制兵力,按编制计,达五万几千人;实际上有四万几千人,反而多于岳飞。⒂ 伪齐在襄阳府、邓州、随州和郢州部署的兵力,多者不过一千人,少者只有五六百人,马匹多者不过一二百匹,少者只有五六十匹,比较单薄。⒃然而到了四五月间,为了准备麦熟后大举南侵,兵力陡增。

兵员是常数,而士气和战斗力却是难以估量的变数。四月十 九日,这支受挫淮东的哀师,蓄锐三年的铁军,又重返民族战场, 由江州向鄂州挺进。⒄

宋廷对于岳飞的出师,仍是忧心忡仲,大力推荐岳飞的赵鼎上奏说:

“陛下渡江以来,每遣兵将,止是讨荡盗贼,未尝与敌国交锋。飞之此举,利害甚重,或少有蹉跌,则使伪境益有轻慢朝廷之意。” 

他建议宋高宗下亲笔手诏,给刘光世,荆湖北路安抚使刘洪道,江南西路制制使胡世将,荆南府、归、峡州、荆门、公安军镇抚使解潜等,要他们想方设法,支持岳飞,包括“遣发援兵,资助粮食”等。⒅

宰相朱胜非特派使者通知岳飞,只要旗开得胜,即授予他节度使的头衔。岳飞郑重地对使者说: 

“为飞善辞丞相,岳飞可以义责,不可以利驱。襄阳之役,君事也,使讫事不授节,将坐视不为乎?拔一城而予一爵者,所以侍众人,而非所以侍国士也。”⒆

宋高宗特令张俊的神武右军和杨沂中的神武中军分别选堪披带的战马各一百匹,拨给岳家军,并在岳飞制置使头衔中添入 “兼黄州、复州、汉阳军、德安府”的加衔。⒇为了使岳飞的“将佐竭力奋死”,“以济事功”,宋高宗亲写手诏给岳飞,说岳飞曾保奏王贵、张宪和徐庆三将“数立战效,深可倚办”,“理宜先有以旌赏之”,给王贵等三人颁赐捻金线战袍各一领,金束带各一条。(21) 吴玠仙人关大捷的喜讯传来,鼓舞着岳飞,使他更加蔑视敌人,满怀胜利的信心。(22)大军自鄂州陆续渡江,旌旗直指郢州。岳飞在江心对幕僚们慷慨发誓说: 

“飞不擒贼帅,复旧境,不涉此江!”


①《金佗稡编》卷10《措置李横等军奏》,《奏审李道牛皋军奏》,《金佗续编》卷 29赵鼎《乞支钱粮赡给李横军兵》,《会编》卷155,《要录》卷71绍兴三年 十二月甲午。 

②《要录》卷75绍兴四年四月戊子,辛丑。

③关于牛皋等人的经历,参见本书附录四:岳飞的部将和幕僚。《会编》卷159,《要录》卷77绍兴四年六月载董先任先锋军统制,今从《宋史》卷465《李道传》。 

④《金佗稡编》卷lO《乞复襄阳札子》。据《金佗续编》卷5《朝省行下事件省札》:“岳飞累有奏陈,措画收复,备见尽忠体国。”可知他上奏应有几份,今仅存此奏。 

⑤《要录》卷75绍兴四年四月庚子,《宋史》卷360《赵鼎传》,卷372《徐俯传》。《要录》将宋廷的讨论系于四月,按《金佗续编》卷5《朝省行下事件省札》,宋廷三月十三日已向岳飞发布出师命令,估计宋廷议论必反复多次。

⑥《金佗稡编》卷1高宗手诏。

⑦《会编》卷159,《要录》卷75绍兴四年四月戊子。

⑧《金佗稡编》卷1高宗手诏。 

⑨《金佗续编》卷5《朝省行下事件省札》。

⑩《要录》卷75绍兴四年四月戊子。 

⑾《金佗稡编》卷18《措置襄汉乞兵申省状》。 

⑿《会编》卷176,(历代名臣奏议》卷90吕颐浩奏。

⒀《要录》卷64绍兴三年四月戊戌。 

⒁(要录》卷79绍兴四年八月丙申。

⒂《金佗续编》卷25《杨么事迹》说王(左王右燮)有“本部军马三万人”,另加崔增和吴全水军一万人。据《要录》卷52绍兴二年三月甲寅.卷86绍兴五年闰二月丁卯,王(左王右燮)实有兵—万五千人,加荆湖南路安抚司兵二万余人,程昌(上宀下禹)兵九干余人,崔增和吴全兵约一万人,总汁五万几千人。当时崔增和吴全军已被杨么水军消灭.故剩四万几千人。

⒃《金佗续编》卷5《照会伪齐已差人占据州郡省札》。

⒄《金佗续编》卷29赵鼎《乞赐御笔》,《乞遣中使训谕诸帅应援),《永乐大典》卷8413《赵元镇文集·乞遣中使训谕诸帅应援岳飞札》,《忠正德文集》卷3《乞赐岳飞亲笔》载“岳飞已定今月十九日出师”,按五月六日破郢州日期推算,“今月”应为四月。

⒅《金佗续编》卷29赵鼎《乞遣中使训渝诸帅应援》,《永乐大典》卷8413《赵元镇文集·乞遣中使训谕诸帅应援岳飞札》。

⒆《金佗稡编》卷9《遗事》。

⒇《金佗续编》卷6《差兼黄州复州汉阳军德安府制置使省札》,《要录》卷76绍兴四年五月庚戌朔。

(21)《金佗稡编》卷2将此份高宗手诏误系于绍兴十年,今据《金佗稡编》卷6《鄂王行实编年》,《宋会要》礼62之58更正。

(22)《要录》卷75绍兴四年四月乙酉:“江西制置使岳飞秦川、陕捷事。飞奏中颇有轻敌之意,上谓朱胜非曰:‘用兵当持重,宜深戒飞。”'《金佗续编》卷6《报仙人关获捷省札》只存岳飞奏之节略,已看不到他如何“轻敌”。


 第三节 第一次北伐



郢州已成为伪齐最南端的要塞。刘豫很重视郢州城的防守,特命荆超任知州。荆超曾在北宋皇宫里当过班直,①悍勇非凡,号称万人敌。他手下配置了一万多人马,其中还包括少量金兵,自以为有金汤之固。 

五月五日,岳家军直抵郢州城下。岳飞跃马环城一周,亲自侦察敌情。他举起马鞭,遥指东北角的敌楼说: 

“可贺我也!” 

岳飞派张宪向守城者劝降,希望他们不要为刘豫卖命。荆超的谋主,伪齐长寿知县刘楫害怕动摇军心,在城上大喊“各事其主”,拒绝投降。岳飞大怒,下令军中,破城之后,必须活捉刘楫。一场激烈的攻城战已势不可免。由于后勤供应不及时,军粮只剩下两餐饭了。岳飞却很有信心,说: 

“可矣,吾以翌日巳时破贼!” 

六日黎明时,在紧擂的战鼓声中,岳家军发起总攻。战斗异常酷烈,岳飞坐在大纛下指挥,忽然有一大块炮石飞坠在他面前,左右都为之惊避,岳飞的脚却纹丝不动。②

将士们奋勇争先,踏肩登城,终于摧毁了敌人的顽抗。荆超眼见大势已去,便投崖自杀。刘楫果然被官兵们活捉押来,岳飞对这个死心塌地的败类责以大义,下令将他面南斩首。此战杀敌达七干人,郢州城中,敌尸遍地。③ 岳家军第一次北伐路线图(点击查看)

岳飞乘胜分兵两路,张宪和徐庆率军朝东北方向进攻随州,岳飞本人率主力往西北方向猛扑襄阳府。 

襄阳府是伪齐准备大举南下的大本营,由主将李成亲自驻守。李成取荆湖,下江、浙的计划已成泡影,面对着岳家军雷轰电击般的兵威,面对着荆超军一日之内覆没的前戒,他再无勇气拒守,只得仓皇逃遁。十七日,岳飞兵不血刃,凯歌入襄阳。④

张宪和徐庆兵临随州后,伪齐知州王嵩龟缩在城垣里,不敢出战。张宪和徐庆军连攻数日,不能成功。牛皋和董先两员新统制已在克复郢州的战斗中大显身手,牛皋更自告奋勇,请求领兵支援张宪和徐庆。他临行时,本军只带三日口粮,引起一些人的怀疑甚至讥笑,依张宪和徐庆之勇锐,尚无得手之眉目,牛皋能马到成功吗?然而到五月十八日,三日粮食尚未吃完,牛皋便与张宪、徐庆合力攻下随州城,歼灭了五千伪齐军。王嵩被俘后,押 赴襄阳府处斩。⑤

在破随州的战斗中,十六岁的岳云勇冠三军,他手持两杆数十斤重的铁锥枪,捷足先登,第一个冲上城头。当时的将领往往在立功将士的名单中,夹带自己的亲属,冒功领赏。岳飞鉴于儿子去年无功受禄,问心有愧,所以正式上报岳云一份战功。官兵们也都没有异议,反而钦敬统帅办事公正。⑥

好梦正酣的伪齐政权被岳家军的闪击所惊醒,刘豫急忙调度兵力,还请来金朝的“番贼”与河北、河东的“签军”,集结在邓州东南的新野市、龙陂、胡阳、随州的枣阳县(今湖北枣阳市)以及唐、邓两州。⑦ 

李成得到增援后,气势汹汹,又自新野市回军反扑,号称有三十万大军。岳飞命统制王万和荆南府镇抚使司统制辛太屯清水河,作为饵兵,诱敌深入。辛太不听命令,竟私自逃往峡州宜都县(今湖北枝城市)。⑧

六月五日,王万军与敌军交战后,岳飞亲自指挥大军夹攻,击败了李成军。六日,李成再次反扑求战。岳飞察看敌方的阵势,王贵、牛皋等将纷纷请战,岳飞笑着说: 

“且止,此贼屡败吾手,吾意其更事颇多,必差练习,今其疏暗如故。夫步卒之利在阻险,骑兵之利在平旷;成乃左列骑兵于江岸,右列步卒于平地,虽言有众十万,何能为!”

他举鞭指着王贵说: 

“尔以长枪步卒,由成之右击骑兵。” 

他又举鞭指着牛皋说: 

“尔以骑兵,由成之左击步卒。” 

伪齐军经受不住两员虎将挥兵猛攻,一败涂地。李成的骑兵更是乱作一团,前列骑兵溃散之后,将后列骑兵拥挤入水中。岳家军追奔逐北,敌军横尸二十余里。李成经历了此次大败后,再也不敢窥伺襄阳府。⑨

败报频传,刘豫忧心如焚,接连向金朝告急求援。自完颜兀术(宗弼)本年三月大败于仙人关后,金军主力损折很大,元气未复。酋豪们又都不耐酷热,正在北方避暑。但他们对“子皇帝”的困窘,当然也不能听任不管。于是便派遣一员二等的战将,吏书上无姓,人称刘合孛堇,会合李成,拼凑了陕西和河北“番、伪之兵,多至数万”,在邓州西北共扎三十多个营寨。如果岳飞要继续进兵,就须面临一场前所未遇的硬仗。⑩

宋廷得悉金、伪齐军集结的消息,十分惶恐,向岳飞颁发省札说:

“奉圣旨,令岳飞详度事机,审料敌情,唐、邓、信阳决可攻取,即行进兵;如未可攻,先次措置襄阳、随、郢如何防守,务在持重,终保成功。”

所谓“持重”,其实是允许岳飞半途而废,放弃继续进兵,攻取唐州、邓州和信阳军的计划。事实上,宋廷的省札对岳飞的军事行动并未产生任何影响。⑾

岳飞为迎接一场恶战,做了大约一个多月的充分准备。他派遣王贵和张宪分别率军自光化路和横林路向邓州疾进。七月十五日,王贵和张宪两军在州城外三十几宋里,同数万金、齐联军激战;王万和董先两部出奇突击,一举粉碎了敌军的顽抗。刘合孛堇只身逃窜。岳家军俘降“番官”杨德胜等二百余人,夺取战马二百多匹,兵仗数以万计。 

伪齐高仲的残兵退守邓州城,企图负隅顽抗。十七日,岳家军猛烈攻城。将士们不顾骤雨般的矢石,攀附城垣,实行强攻。岳云又是第一个登城的勇士。岳家军攻拔邓州,活捉了高仲。⑿ 岳飞看到儿子又立新功,喜上心头;但他认为岳云已有随州之功,便不再将邓州之功申报。事隔一年,宋廷查清此事,方才将岳云升迁武翼郎。自此之后,凡是岳云立下战功,岳飞一律扣押不报。由于岳云勇猛善战,屡建殊勋,将士都称他为“赢官人”。⒀官人在宋时是对官员的通称或男人的尊称。 

邓州决战的成功,使攻占唐州和信阳军变得轻而易举了。岳飞命选锋军统制李道前往唐州,在二十三日收复州城。王贵和张宪同时在唐州以北三十宋里,再次击败金与伪齐联军,以掩护李道收复州城。同一天,荆湖北路安抚使司统制崔邦弼等军也攻下信阳军。两次战斗俘掳伪齐知州、知军、通判等官员共五十名。翌年,宋高宗为此特奖赏李道和崔邦弼金束带各一条。⒁

二十六日,刘光世部将郦琼率五千援军姗姗来迟,抵达襄阳府。因襄汉之役已取得全胜,郦琼军空跑一回,无仗可打。岳飞特别上奏,恳求给这五千人“先次推赏”,“卒使不沾寸赏,恐咈人情”。郦琼是相州临漳县人,与岳飞也算是同乡。他对岳飞用兵行师的巧妙,功成不居的风格,不能不表示敬佩。⒂ 

在襄汉之战中,岳家军遭逢的对手是金、齐联军,而不是金军主力,这同两三个月前吴玠仙人关之战相比,不免有所逊色。但是,此次战役是南宋头一次收复了大片失地.其中包括原先在李横辖区之外,而由伪齐控制的唐州和信阳军,这又是南宋立国八年以来,进行局部反攻的一次大胜利。 

克复襄汉是岳飞的第一次北伐。


①《会编》卷155,《要录》卷69绍兴三年十月甲辰。

②《金佗稡编》卷9《遗事》。

③《金佗续编》卷30《郢州忠烈行祠记》,《会编》卷159,《要录》卷76绍兴四年五月甲寅;岳飞复郢州日期应以《金佗续编》卷6《除清远军节度使湖北荆襄潭州制置使依前神武后军统制省札》为准,《会编》和《要录》早一日。

④《金佗稡编》卷1高宗手诏,《金佗续编》卷6《除清远军节度使湖北荆襄潭州 制置使依前神武后军统制省札》,《会编》卷159,《要录》卷76绍兴四年五月。按《金佗稡编》卷6《鄂王行实编年》铺叙入襄阳府城前的战斗,系误,应以《金佗稡编》卷l高宗手诏为准。

⑤《金佗续编》卷6除清远军节度使湖北荆襄潭州制置使依前神武后军统制省札,《会编》卷159,《要录》卷77绍兴四年六月。《会编》和《要录》载随州复于六月,系误,其日期应以省札为准。

⑥《金佗稡编》卷9《诸子遗事》,《金佗续编》卷27黄元振编岳飞事迹。

⑦《金佗稡编》卷17《襄阳探报申省状》,《金佗续编》卷6《措置防守襄阳随郢等州省札》。

⑧《要录》卷79绍兴四年八月丙申,《宋会要》职官40之7—8,《中兴小纪》卷16。

⑨《金佗稡编》卷l高宗手诏载,岳飞“到襄阳,李成望风而退”,后“李成益兵而来,我师大获胜捷”。《宋史》卷27《高宗纪》将此战系于五月二十四日癸酉。《金佗稡编》卷17《襄阳探报申省状》报告战前敌方集结兵力,朝廷的 回覆,即《金佗续编》卷6《措置防守襄阳随郢等州省札》发于六月二十三日。《要录》卷79绍兴四年八月癸未注说,后邓州捷奏“二十二日至行在”。依此行程估计,《襄阳探报申省状》当发于六月初,而大战日期应以《金佗稡编》 卷6《鄂王行实编年》所载六月五日和六日为准。正文所写战争情节,参据《鄂王行实编年》入襄阳前的记事,此大约得自故将遗卒的追忆,仍有其可信性。

⑩《金佗稡编》卷16《邓州捷奏》,卷18《措置襄汉乞兵申省状》。

⑾《金佗续编》卷6《措置防守襄阳随郢等州省札》,又同卷《照会措置防守已收复州郡省札》,在岳家军克邓州之翌日,宋廷仍发出可停止“进讨”的命令。

⑿《金佗稡编》卷16《邓州捷奏》,《要录》卷78绍兴四年七月甲子,《宋会要》兵14之25。

⒀《金佗稡编》卷9《遗事》,《诸子遗事》,《宋会要》职官34之5。

⒁《金佗稡编》卷1l《乞先推刘光世军掎角赏奏》,卷16《复三州奏》,《会编》卷159,《要录》卷76绍兴四年五月,卷85绍兴五年二月癸巳,《皇宋十朝纲要》卷22,《宋史》卷27《高宗纪》,卷465《李道传》。《会编》和《要录》载复唐州的时间系误。各书并未直接记述崔邦弼军复信阳军。《要录》载崔邦弼 与李道同受金束带之赏,《梁溪全集》卷92《乞遣兵策应岳飞奏状》载崔邦弼后防守信阳军,今作以上推论。

⒂《金佗粹编》卷9《遗事》,卷11《乞先推刘光世军掎角赏奏》,《要录》卷78 绍兴四年七月癸酉。郦琼籍贯据《金史》卷79《郦琼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