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出师札子 - 文献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新岳飞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岳飞研究 > 文献

乞出师札子

发布时间:2017-12-15 16:37:25  作者:  来源:
乞出师札子① 起复太尉武胜定国军节度使湖北京西路宣抚使兼营田大使臣岳飞札子奏:臣有伏自国家变故以来,起于白屋②,从陛下于戎伍,实有致身报国、复仇雪耻之心。幸凭社稷威灵,前

乞出师札子①

    起复太尉武胜定国军节度使湖北京西路宣抚使兼营田大使臣岳飞札子奏:臣有伏自国家变故以来,起于白屋②,从陛下于戎伍,实有致身报国、复仇雪耻之心。幸凭社稷威灵,前后粗立薄效。陛下录臣微劳,擢自布衣③,曾未十年,官至太尉,品秩比三公④,恩数视二府⑤。又增重使名,定抚诸路。臣一介贱微,宠荣超越,有逾涯分。今者,又蒙益臣军马⑥,使济恢图。臣实何能,误荷蒙神圣之知如此,敢不昼度夜思,以图报称。

    臣窃揣敌情,所以立刘豫于河南⑦,而付之齐秦之地⑧者,盖欲荼毒中原生灵,以中国而攻中国,粘罕⑨因得休兵养马,观衅乘隙,包藏不浅。臣谓不以此时,禀陛下睿算妙略,以伐其谋,使刘豫父子隔绝五路,叛将还归⑩,两河{11}故地渐复,则金人之诡计日生,他时浸益难图。然臣愚欲望陛下假臣日月,勿拘其淹速{12},使敌莫测臣之举指{13},万一得便可入,则提兵直趋京洛{14},据河阳陕府潼关{15},以号召五路之叛将。叛将既还,王师前进,彼必舍汴都而走河北{16},京畿陕右{17}可以尽复。至于京东诸郡{18},陛下付之韩世忠、张俊{19},亦可便下。臣然后分兵浚滑{20},经略两河,如此则刘豫父子断必成擒。大辽有可立之形{21},金人有破灭之理。为陛下社稷长久无穷之计,实在此举。假令汝颍陈蔡{22},坚壁清野,商于虢略{23}分屯要害,进或无粮可因{24},攻或难于馈运{25},臣须敛兵,还保上流{26}。贼必追袭而南,臣俟其来,当率诸将,或挫其锐,或待其疲;贼利速战,不得所欲,势必复还。臣当设伏,邀其归路,小入则小胜,大入则大胜,然后徐图再举。设若贼见上流进兵,并力以侵淮上{27},或分兵攻犯四川,臣即长驱捣其巢穴{28},贼困于奔命,势穷力殚{29},纵今年未终平殄{30},来岁必得所欲。尽复陛下还归旧京,或进都襄阳关中{31},唯陛下所择也。臣闻兴师十万,日费千金,内外骚动,七十万家,此岂细事。然古者命将出师,民不再役,粮不再籍{32},盖虑周而用足也。今臣部曲{33},远在上流,去朝廷数千里,平时每有粮食不足之忧。是以去秋臣兵深入陕洛{34},而在寨卒伍,有饥饿而死者。臣故亟还,前功不遂,致使战地陷伪,忠义之人,旋被屠杀,皆臣之罪。今日唯赖陛下戒敕有司,广为储备,俾臣得一意静虑,不以兵食乱其方寸{35},则谋定计审,方能济此大事。异时迎奉太上皇帝、宁德皇后梓宫,奉邀天眷{36}以归故国,使宗庙再安,万姓同欢,陛下高忱万年无北顾之忧,臣之志愿毕矣,然后乞身归田里,此臣夙夜{37}所自许者。

    臣不胜拳拳{38}孤忠,昧死{39}一言。取进止{40}。

(原载南宋岳珂《金佗粹编》卷二《奏议上》)

◎注:

①《鄂王行实编年》卷四:“绍兴七年三月,扈从至建康。十四日,以刘光世所统王德、郦琼等兵五万二千三百一十二人,马三千一十九匹隶先臣。且诏王德等曰:‘听飞号令,如朕亲行。’先臣乃数见上,论恢复之略。”有《乞出师札子》即作于此时。

②白屋:用白茅草覆盖的屋,贫民所居。指出身农民。

③布衣:穿布制成的衣服,指平民。

④品秩:官阶。品,官阶。旧官制一至九品,各分正从。三公,东汉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为共同负责军政的最高长官。宋代仍沿此称,惟已无实际职务。

⑤二府:宋代以中书省、枢密院为东西二府。中书省管政务,枢密院管军事。

⑥益臣军马:指命节制刘光世军马事。

绍兴七年三月,先臣扈跸至建康,召至寝阁,玉音宣谕曰:中兴之事,朕一以委卿。先臣顿首奉诏。时刘光世罢,未知所付,圣意属先臣。议既定,赐札令王德等。朕唯兵家之事,势合则雄。卿等久各宣劳,朕所眷倚。今委岳飞尽护卿等,盖将雪国之耻,拯海内之穷,天意昭然,时不可失。所宜同心协力,勉赴功名,行赏答勋,当从优厚。听飞号令,如朕亲行。傥违斯言,邦有常宪。 付王德等        御押

         (南宋岳珂《金佗粹编》卷一《高宗皇帝宸翰》卷上)

⑦立刘豫于河南:建炎四年九月初九日戊申,金人刘豫为齐帝。

《系年要录》卷三十七:“建炎四年九月九日戊申,是日,刘豫僭位于北京(今河北大名)。初,军民闻豫至,杀金人,闭门以拒豫,豫击而降之,遂即皇帝位,国号大齐。”同书卷五十三:“绍兴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庚寅,伪齐刘豫移都汴京(今河南开封)。”

⑧齐秦之地:齐地,周武王封太公望吕尚于齐营丘,即今山东临淄。《史记·苏秦传》:“苏秦说秦王曰:‘齐南有泰山,东有琅邪,西有清河(今河北清河县),北有勃海,此所谓四塞之国也。齐地方二千余里。’”在今山东一带。秦地,“苏秦曰:‘秦四塞之国,被山带渭,东有关河,西有汉中,南有巴蜀,北有代马’(代郡马邑,今山西朔县治)。”在今陕西附近一带。

⑨粘罕:尼玛哈,也叫完颜宗翰,为金人入侵的主帅之一。

⑩五路:指沦陷于金人之手的京东路、京西路、河北路、河东路、陕西路。叛将,指投降金的将领。但多系胁迫,王师若至,可为内应。

{11}两河:河北路、河东路。

{12}勿拘其淹速:不要限制岳飞本人时间的长短。淹速,迟速,指时间的长短。淹,久留也。

{13}举措:一作举厝,行动,举动。

{14}京:东京,今河南开封。洛:西京洛阳。

{15}河阳:在今河南省孟县南。陕府:陕州,今河南省陕县。潼关:在今陕西潼关县。

{16}河北:河北路。大名府在河北东路。

{17}京畿:开封府。陕右:陕西路。右,古时西方称右。如山西称山右,江西称江右。

{18}京东诸郡:京东路诸州郡。京东东路有济南府、青州、密州、沂州、登州、莱州、潍州、淄州、淮阳军。京东西路有应天府、袭庆府、兴仁府、东平府、徐州、济州、单州、拱州、广济军。

{19}韩世忠、张俊:《系年要录》:“绍兴六年正月十八日丙戎,时淮东宣抚使韩世忠驻军承、楚,江东宣抚使张俊屯建康府。”

{20}浚滑:浚滑洲。浚州,今河南浚县。滑州,今河南滑县。

{21}大辽有可立之形:宣和七年(1125)正月,辽主天祚趋党项,金人获之以归,辽亡。辽耶律大石称帝于起尔漫,是为西辽。大辽指西辽,为金人所迫。设想在金人破灭的形势下,西辽可以立国。意在扶辽抗金。

{22}汝颖陈蔡:汝州,今河南临汝县。颍州,今河南许昌县治。陈州,今河南淮阳县治。蔡州,今河南汝南县治。

{23}商于虢略:商于,在河南淅川县西。虢略,在河南嵩县西北。

{24}可因:可依据。因,依据。

{25}馈运:运军粮。

{26}上流:长江上游,今湖北一带地方。

{27}淮上:指淮水南。

{28}巢穴:指刘豫都城汴京。

{29}力殚:力尽。殚,凡尽皆曰殚。

{30}殄,尽。

{31}关中:今陕西省。《关中记》:“东自函关,西至陇关,二关之间,谓之关中。”徐广曰:“东函谷,南武关,西散关,北萧关,居四关之中,故曰关中,亦曰四塞。”

{32}籍:税。《孙子·作战》:“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

{33}部曲:古时军队编制之称。

{34}去秋臣兵深入陕洛:指绍兴六年八月收复商州(今陕西商县)、西京长水县(今河南洛宁县西)之役。

{35}方寸:指心,亦作方寸地。

{36}天眷:指皇帝的家眷。

{37}夙夜:早晚,朝夕。

{38}拳拳:忠谨之意。

{39}昧死:犹冒死。古时臣下对皇帝上书多用此语,表示敬畏的意思。

{40}取进止:“疏奏,上以亲札答之,曰:‘有臣如此,顾复何忧。进止之机,朕不中制。’”(《鄂王行实编年》卷四)

岳珂《宝真斋书法赞》卷二十八:“右先大父维师忠烈鄂国忠武王手奏《出师疏帖》真迹一卷,楷书四十三行,御札四行。宝庆乙酉春王二月,恭获墨宝,仍睹奎札,百拜毖袭,庸附前哲。”御札四行为:“帝亲批纸尾曰:‘览奏,事理甚明。有臣如此,顾复何忧。进止之机,朕不中制,惟敕诸将,广布宽恩,无或轻杀,拂朕至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