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学陈请赐庙额封王爵 - 文献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新岳飞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岳飞研究 > 文献

太学陈请赐庙额封王爵

发布时间:2018-10-15 18:57:16  作者:  来源:岳飞网
太常寺状 准送下礼部状 朝奉大夫、国子司业兼玉牒所检讨官何梦然等状奏照对,臣近据太学学录学生、臣杨懋卿等列申

  此文录自《忠文王纪事实录》(中华书局影印版)
             录入、点校:梦旅人      复校:茶庵



               太学陈请赐庙额封王爵及父母妻子子妇将佐加封事

尚书省牒

太常寺状 准送下礼部状 朝奉大夫、国子司业兼玉牒所检讨官何梦然等状奏照对,臣近据太学学录学生、臣杨懋卿等列申

懋卿等尝读苏文忠公所撰昌黎伯韩文公庙碑有曰:“其生也有自来,其死也有所为。”且谓:“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亡,故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岳,幽则为鬼神,明则复为人。”于是益信夫一点忠义英灵之气景景千古,不可磨灭也。懋卿等伏见太学土地灵通庙神正显昭德文忠英济侯正直聪明,应感如响,其赐额之勑【同敕】,则有仓卒息閧【古同“哄”】,潜弭火警之褒;其初命之告,则有用物弘多,厥灵炳著之誉;其再命之词,则有视学礼成,言协梦卜之验。然是特言其“死有所为”,而未言其“生有自来”也。逮夫三命温纶,则显述中兴名将英灵未泯,肹【古同“肸”,音xī,散布、传播】响甚著,盖其故居。且谓忠臣卫社稷,生死以之,则 【《九经字样》古文指字】神为忠武岳王明矣。况 国史载:“绍兴三十二年,以岳飞宅为太学”,正合前所谓故居之说,不可诬也。侯封八字,其号已极,改畀【bì,给予】王爵,于礼为宜;兼宝佑五年 明堂赦文应神祠曾经祷祈灵应,有功于民,合该封爵。去处令所属保明,闻奏放行。况忠武昔已正王爵,今岂容更下一等乎?国家祀典之神父、母、妻、子、子妇、佐神皆有封号,今来庙神父和,赠太师、隋国公;母姚氏,赠周国夫人;妻李氏,赠秦国夫人;子五人,云赠安远军承宣使,雷赠武略郞,霖赠太中大夫,震赠朝奉大夫,霆赠修武郞;子妇五人,□氏□氏□氏□氏□氏;部将六人,张宪、徐庆、黄【原文如此】先、牛皋、李宝、王贵,皆未该封,实为阙典。比来祈祷禬禳,灵验愈著,非特相多士、昌斯文,抑且妥宁京邑,其有功于 国家岂浅鲜哉?懋卿等滥叨庑贠【同员】,义不容默,庸敢合辞申请,欲望保明敷奏,改赐庙额,特与超封王爵,及封神父、母、妻及五子、及五妇、及佐神六人,非惟忠烈之神阴拜褒嘉之宠,而诸生拜赐惟均,臣等窃惟褒功者崇报之常典,表忠者激劝之大端,其有生为忠臣、没为明神,而庙食于风化之地者,尤 国家之所宜尊显者也。臣等伏见太学土地灵通庙神正显昭德文忠英济侯乃 中兴社稷之臣,忠武岳王飞也,恭覩 国史:“绍兴三十二年,以岳飞宅为太学。”及拜观淳佑六年加封之诰有曰:“中兴名将,英灵未泯。”则神之为忠武王飞明矣。天下土地之祠,不知其几,而太学土地则忠武王飞为之,非偶然者。惟忠武王飞明君臣之义,辨华夷之分,誓灭丑虏,恢复中原,校之中兴诸将,但有战功而不知复仇之义远矣。虽贼桧欺天,王以忠死,而志在君父,力扶名义之功,与 宋无极。每读 孝宗皇帝褒扬之诏,为之流涕。今太学诸生,率循礼义,斯文日昌,固出 圣明作人之造,而阴相默佑神与有功,至若祷祈应感、灵迹显著,不可殚述。夫功大者报隆,生屈者死伸,其于褒典合异常祠。况忠武王飞已正王爵,家庙悉正王礼,若于太学庙祀下称公侯,似为未便。兼虏未授首,正激昂忠义之秋,前廊学生杨懋卿等积其陈请所合敷奏,欲乞 圣慈念飞生死有功于国,改赐庙额,特与超封王爵。神父和、母姚氏、妻李氏、子云雷霖震霆,子妇□氏□氏□氏□氏□氏,部将张宪、徐庆、黄先、牛皋、李宝、王贵等亦乞普赐封号,以章忠显孝之懿,人神理一,其于激劝实非小补。臣等不胜昧死皇惧俟命之至,取进止,谨录奏闻,伏候 勑旨云云。

太常寺照得国子监奏,内称太学土地正显昭德文忠英济侯乃是岳忠武王,今来陈乞改赐土地庙额,超封王爵。切详奏内声说,并为岳忠武王一门父、母、妻、子、将佐等陈乞加封号,呈奉书判。照得今之太学乃岳鄂王故宅,生之所居,没而魂魄犹应在焉,祀为土地之神,谁曰不宜?忠武岳鄂王大节孤忠,为中兴冠冕,方今正宜崇异。近缘鄂州土神亦系岳鄂王,已奉 指挥超封“昭烈”二字王,今来国子监奏,欲以本学土地改赐庙额,超封王爵,及父、母、妻、子、子妇、将佐等赐以爵号,欲依鄂州土神一体施行,本寺未敢专擅,合取 朝廷指挥,今欲勘当,伏乞省部备申 朝廷,取自 指挥施行。申部奉书判,备申本寺所据太常寺勘当,申到事理备录在前,上件事理伏乞朝廷指挥施行伏候 指挥云云。

今准 钧判送下礼部申,国子监奏,乞为太学土地灵通庙神改赐庙额超封王爵事,送寺拟申。本寺照得:太学土地见系灵通庙正显昭德文忠英济侯,今国子监奏称,今太学土地为岳鄂王之故宅,乞超封王爵;于陈乞间,忽遇鄂州诸神显绩,并加封号,内一项土神岳鄂王已拟封昭烈王,具申 朝廷,遂奉寺官书判,欲照鄂州土神一体称呼,今准 钧判送寺拟封申呈奉寺官书判:太学,岳鄂王之故宅也,因以祀为土神, 朝廷累尝封至八字侯。近因武昌之捷,阴有相焉,封为昭烈王,太学遂亦有超封王爵之请。同一鄂王,岂有两谥?但“昭烈”二字,施之武昌之庙则可,施之孔堂之侧之庙则不可。神生为忠臣,丰功伟烈,焜燿今古,今血食上庠,英灵默佑,于斯文有关焉。谥以“忠文”,畴曰不宜,况“文忠”二字,昔以之封侯,恐与先圣相似,故先“忠”后“文”,示有别也。其神父、母、妻、子、妇并部将前此未有封谥,今准 指挥,检照条法,各合封二字侯;夫人并拟于后,乞从建炎三年正月空日已降 指挥,并淳熙十四年六月十九日已降指挥,各合拟封下项:

一土地见系灵通庙为额,乞改赐庙额,今欲拟忠显庙为额,合行降 勑

一太学土地正显昭德文忠英济侯,乞超封王爵,合拟二字王,今欲拟忠文王

一神父,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显庆侯

一神母姚氏,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淑美夫人

一神妻李氏,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德正夫人

一神长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继忠侯

一神次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绍忠侯

一神三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续忠侯

一神四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缉忠侯

一神五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缵忠侯

一神长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相德夫人

一神次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介德夫人

一神三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助德夫人

一神四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翊德夫人

一神五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赞德夫人

一佐神张宪,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烈文侯

一佐神徐庆,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昌文侯

一佐神董先,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焕文侯

一佐神牛皋,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显文侯

一佐神李宝,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崇文侯

一佐神王贵,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尚文侯

已上各合命词给告伏乞

朝廷取

旨加封施行伏候

指挥录白忠文王告词

勑 学以明人伦,忠于君者,百行之本。武必有文备,没为神者,千岁之英。缅怀 中兴名将之居,阴相首善京师之地,申以显号,扬其烈光。太学土地忠显庙神正显昭德文忠英济侯,气塞天地之间,身为社稷之卫,有功不伐,卓然《礼》《乐》谋帅之风;之死靡他,凛若《春秋》复仇之义。此维与宅,以赫厥灵,遡【同溯】其生之自来,㨫 【同揽】尔士之忱吁,冠带不左祍者繄谁之力?干羽在东序则遐想其人,风化所关,肸蠁如在。仅疏侯爵,未正王封。况鄂国已极于隆名,宜庙食增蒙于命祀,英烈言言,可畏而仰以迄于今,辟雍汤汤,永观厥成有相之道,尚福兹土,式劝为臣。可特封忠文王

奉 勑如右牒到奉行

景定二年二月 日



录白王父告祠

勑 忠显庙神父:学者所以学,为忠与孝也。 中兴建学,实为忠臣之故庐,朕既从六馆士之请,锡王爵以显厥灵。尔教忠有训,庆流祚嗣,生为人英,没为明神,则尸而祝之宜也。封侯庙食,匪唯慰烈士之志于九京,庶几闻风可以厉俗,尚其永享丕佑斯文。可特封显庆侯。

奉 勑如右牒到奉行

景定二年二月 日


录白王子告祠

忠显庙神 长子,可特封继忠侯; 次子可特封绍忠侯; 叁子可特封续忠侯; 肆子可特封缉忠侯; 伍子可特封缵忠侯。 勑忠显庙神长子,非忠无君,非孝无亲,在三之义严矣。厥有忠孝萃于一门,浩然独存,凛有生气,则庙祀于明伦之地,亦以示劝。尔绍闻家庭之训,志复君父之仇,夷险芟荒,易干戈为爼豆,伊谁之功?矫矫五龙,尝与帅焉;爵之彻侯,表尔世笃。春秋从享,尚克昌斯文。可依前件。  奉  勑如右牒到奉行

景定二年二月 日


录白佐神告祠

忠显庙佐神 张宪可特封烈文侯; 徐庆可特封昌文侯; 董先可特封焕文侯; 牛皋可特封显文侯; 李宝可特封崇文侯; 王贵可特封尚文侯。 勑忠显庙佐神张宪等:文武之道,二而贯之以一,曰忠而已。其有忠于所事,死生以之,此有国者所务白也。尔为偏将,实佐戎旃,视奸鈇逆鼎而如饴,凛义烈英风之未沐,观其所主,可使懦夫立。匪唯有功于干城,亦有助于名教。封侯庙食,维以劝忠。可依前件。



勑如右牒到奉行

景定二年二月 日

【相关资料 一】

按《宋史》,淳熙五年九月,赐岳飞谥“武穆”。宝庆元年二月,改谥“忠武”。盖以孔明之兴汉、汾阳之复唐,取二谥之美以旌异之。至“忠文”之谥,世不尽知,或且疑其不类。惟近时钱汝雯新编《鄂王年谱》,引《岳庙志略》,及明金忠士《请金佗祠额疏》,言德佑元年有赐谥“忠文”之典,然诏敕无征,月日不详,姑以传疑而已。今得此书观之,则太学学录学生杨懋卿等申文,已详叙尚书省牒中,更以吴安朝跋证之,始知太学为鄂王故宅,司土之神即王也,其祠名“灵通”,其神为“正显昭德文忠英济侯”,懋卿等因请以八字侯封,改畀王爵。太常寺议赐名“忠显祠”,其封号原拟“文忠”,又以二字恐与先圣相类,因先“忠”后“文”,以示有别。其后详载忠文告词与王父子将佐加封告词,时则景定二年二月也。只以事出晚季,宋社旋墟,此书既少流传,典故遂归湮灭,致令考古者诧为异闻,纪事者存为虚说,亦可叹矣。

——傅增湘《宋本忠文王纪事实录书后》

【相关资料二】
太学内东南隅,设庙廷,奉后土神,即土地神,朝家敕封号曰“正显昭德孚忠英济侯”。按赞书,相传为中兴名将,其英灵未泯,而应响甚著,盖其故居也。理或然与?自是遂明指为岳忠武鄂王,况鄂国已极于隆名,宜庙食增崇于命祀,谨疏侯爵,未正王封,仍改庙额曰“忠显”。神之父母妻子,下逮将佐,皆有命秩,华以徽号。

——《梦梁录》

【相关资料三】

《忠文王纪事实录》卷一:“太学土地,见系灵通庙正显昭德文忠英济侯。今国子监奏,称今太学土地为岳鄂王之故宅,乞超封王爵。于陈乞间,忽遇鄂州诸神显绩,并加封号,内一项,土神岳鄂王已拟封昭烈王。具申朝廷,遂奉寺官书判,欲照鄂州土神一体称呼。今准钧判,送寺拟封申呈。奉寺官书判,太学,岳鄂王之故宅也,因以祀为土神,朝廷累尝封至八字侯。近因武昌之捷,阴有相焉,封为昭烈王,太学遂亦有超封王爵之请。同一鄂王,岂宜两谥。但‘昭烈’二字施之武昌之庙则可,施之孔堂之侧之庙则不可。神生为忠臣,丰功伟烈,焜燿今古,血食上庠,英灵默佑,于斯文有关焉。谥以忠文,畴曰不宜。况‘文忠’二字,昔以之封侯,恐与先圣相似,故先忠后文,示有别也。其神父、母、妻、子、妇并部将前此未有封谥,今准指挥,检照条法,各合封二字侯、夫人,并拟于后。乞从建炎三年正月空日已降指挥,并淳熙十四年六月十九日已降指挥,各合拟封下项:
一、土地见系灵通庙为额,乞改赐庙额,今欲拟忠显庙为额,合行降敕。
一、太学土地正显昭德文忠英济侯,乞超封王爵,合拟[封]二字王,今欲拟忠文王。
一、神父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显庆侯。
一、神母姚氏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淑美夫人。
一、神妻李氏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德正夫人。
一、神长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继忠侯。
一、神次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绍忠侯。
一、神三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续忠侯。
一、神四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缉忠侯。
一、神五子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缵忠侯。
一、神长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相德夫人。
一、神次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介德夫人。
一、神三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助德夫人。
一、神四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翊德夫人。
一、神五子妇合拟封二字夫人,今欲拟赞德夫人。
一、佐神张宪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烈文侯。
一、佐神徐庆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昌文侯。
一、佐神董先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焕文侯。
一、佐神牛皋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显文侯。
一、佐神李宝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崇文侯。
一、佐神王贵合拟封二字侯,今欲拟尚文侯。 
以上各合命词给告,伏乞朝廷取旨加封施行。”《纪事实录》所载乃景定元年太常寺申状,景定二年,宋廷据此发布敕命。《纪事实录》所载封忠文王事,又见《两浙金石志》卷一二《宋敕赐忠显庙牒碑》,《宋封忠文王及佐神烈文侯等敕残碑》。 

见《鄂国金佗稡编》卷第九《行实编年》卷之六《昭雪庙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