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延明: 岳飞与二次“班师诏” - 名家名篇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新岳飞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岳飞文化 > 名家名篇

龚延明: 岳飞与二次“班师诏”

发布时间:2018-03-15 09:36:54  作者: 龚延明  来源:岳飞网
提起民族英雄岳飞,很多人就会想起“十二道金牌”的故事。那是南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率领岳家军伐,势如破竹,取得了郾城大捷,

提起民族英雄岳飞,很多人就会想起“十二道金牌”的故事。那是南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率领岳家军伐,势如破竹,取得了郾城大捷,气势如虹地向朱仙镇挺进;屡遭挫败的金军,惊呼“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可就在这时,宋高宗赵构从临安(今杭州)连降十二道金牌以日行五百里的速度,给在河南抗金前线的岳飞急递“班师诏”:“卿孤军不可久留,令班师,赴阙奏事。”岳飞接诏后,审时度势,奉命班师,北伐中原功败垂成。

正因此,有人批评岳飞未能援用“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古训,是“愚忠”。这个批评不符合史实,是站不住脚的。 绍兴十年五月,金国撕毁和约,都元帅兀术率领十万大军南下。在顺昌,和刘?率领的“八字军”相遇。顺昌府被围告急。为此,高宗接连发了六封诏书,催促岳飞北上支援刘?,以解顺昌之围,并许诺“图复京师(开封),右谋关陕,外与河北相应,中兴大计,卿必有所处,唯是机会,不可不乘。”(岳珂《鄂国金佗?编》卷二《援顺昌六诏》)。对岳飞来说,这道允许深入北伐的诏命,已朝思暮想地等待了15年。于是岳飞立即从鄂州(今武汉)起兵,挥师挺进中原。但是,正当岳飞举兵北上,顺昌之围已解,东西战线都已顶住了金军进攻的势头,局势有所缓和时,一直主张屈膝议和的高宗,又连忙派司农少卿李若虚赶到鄂州,向岳飞传旨班师。李若虚赶到鄂州,岳飞已率军离开鄂州。六月下旬,李若虚赶到德安府(湖北安陆),向岳飞传达了高宗“兵不可轻动,宣班师”的诏命,岳飞认为这是乱命,“不从。”(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二)。 

从当时战场形势分析,南宋各路军队互相配合,正处在有利态势。西线,吴?已击退金军的进攻;东线,韩世忠所遣背嵬军(亲军)已渡过淮河;张俊率部已入建康(今南京)向河南开拔。更重要的是,岳家军已楔入河南,正像一面撒出去的大网,罩向东京(故都开封)。面对收复中原的大好形势,却突然收兵班师,岂不是丧失良机吗?岳飞拒不受命。李若虚深为岳飞不计个人利害的爱国忠心所感动,便毅然说:“事既尔,势不可还,矫诏之罪,若虚当任之。”(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三六)。后来,李若虚果然被高宗、秦桧罢了官。对于手握重兵在前线的岳飞,高宗、秦桧一时也无可奈何。正是由于岳飞拒绝班师,岳家军迅速收复了陈州、察州、洛阳、颖昌等全部京西地区,前锋直抵中牟、朱仙镇,从西、北、南三个方向包围了兀术重兵据守的开封,剩下东面方向,仍为金军所控制,只待张俊、韩世忠军队合围,以共歼十万金军。可是,大好形势反而使高宗、秦桧投降集团害怕,于是连降十二道金牌,勒令岳飞班师。问题的严重性更在于,高宗、秦桧一伙为了逼使“不听话”的岳飞班师,同时使用釜底抽薪的毒辣办法,命权吏部侍郎周纲至韩世忠幕府传达不许北上的诏命;命周聿至张俊军前“计议军事”,将张家军从亳州退驻淮河边寿春屯驻;又把刘?从顺昌调往江南,并险恶地命令岳飞拨军填补因刘?八字军撤出后顺昌府出现的防务空虚。其结果,造成了岳家军孤军深入的态势。岳飞对此焦急万分,连上《乞刘?依旧屯顺昌奏》、《乞乘机进兵札子》,要求友邻部队不要后撤,齐头并进,乘机深入。高宗、秦桧正是害怕岳飞一旦渡河北上,更难以驾驭,真的来个“直捣黄龙府”,迎回钦宗,那时,将置高宗于何地?对岳飞的奏书,自然是一概置之不理。岳飞为此怒不可遏,最后,上了一道“言辞激切”的《乞止班师诏奏》,希望高宗能收回成命。奏书中写道:

今虏重兵尽聚东京(开封),屡经败衄,锐气沮丧,内外震骇。闻之谋者,虏欲弃其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向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已见。功及垂成,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唯陛下图之。

高宗接到岳飞反对班师的奏书后,表面上虽然也讲了“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的违心话,但他是不可能按岳飞的要求,重新让诸路军北伐深入的。为了防止岳飞作出过激行动,他命令岳飞从此以后一切军事行动,“须报与杨沂中、刘?同共相度”。这就剥夺了岳飞单独指挥军事行动的权力。正是在这样险恶的形势下,岳飞才不得不考虑奉命班师。显然,如果岳飞仍然坚持孤军深入的话,立即会出现严重后果:一是兀术可以集结重兵专门对付岳家军;二是高宗、秦桧切断对岳飞军钱、粮、辎重的供给,使岳家军十万人马的队伍陷于缺粮、缺军备的困境。为了避免岳家军遭受覆没的危险,也为了图存以争将来北伐的机会,岳飞不得不奉命班师了。

我们了解了岳飞对前后两次班师诏不同态度的真实情况,就会明白:岳飞坚持抗金、反对妥协投降的爱国主义思想,始终贯穿在他的行动之中。他第一次抗旨拒绝班师,和第二次不得不奉命班师,都没有停止过同以高宗为首的对金屈膝投降集团的斗争。在“忠君”与“爱国”两者处于矛盾冲突时,他总是毫不犹豫地以“爱国”利益为重。这也是为什么高宗最后要把岳飞杀害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