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桧与科举 进一步揭露这一千古罪人的丑恶嘴脸 - 名家名篇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新岳飞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岳飞文化 > 名家名篇

秦桧与科举 进一步揭露这一千古罪人的丑恶嘴脸

发布时间:2018-03-06 09:28:17  作者:张希清  来源:岳飞网
本文仅拟以秦桧在科举方面的罪恶行径,进一步揭露这一千古罪人的丑恶嘴脸。岳飞官网首发!

张希清: 秦桧与科举

秦桧与宋高宗赵构不但将岳飞父子及张宪谋害致死,而且对其家属横加迫害,对其家业查抄没收入官。《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乙集卷一二《岳少保诬证断案》条载。“有旨: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岳飞、张宪家属,分送广南、福建路州军拘管,月具存亡闻奏。······岳飞、张宪家业籍没人官。”绍兴和议后,兴太学,绍兴十三年(1143)正月癸卯,诏“以钱塘县西岳飞宅为国子监太学。”,为斋十有二①。秦桧以岳飞宅为太学,用来培养人材,以示偃武修文,似乎可以堵人之口。但是,我们只要看看秦桧从谋害岳飞到其因病而死这十四年间在科举的所作所为,可知他毫无半点为公,而完全是在营私。秦桧在“武”的方面是自毁长城,屈辱求和;在“文”的方面则是为屈辱求和制造舆论,网罗党徒,擅权专政。本文仅拟以秦桧在科举方面的罪恶行径,进一步揭露这一千古罪人的丑恶嘴脸。

科举考试的内容及取舍标准,势必对一代士人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可以说,科举对士风起着导向的作用。秦桧深知这一点,并且也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为其擅权专政制造舆论,网罗党徒。绍兴十五年(1145)三月二十三日,宋高宗宣谕宰辅日。廷试策题,亦欲使士人初人仕途,皆知趋向之正。“秦桧曰:“士人趋向不正久矣,亦风俗使然,正在陛下力与变革。”秦桧是如何“力与变革”纠正“士人趋向”的呢?

 

秦桧操纵科举大权,不仅为其子孙窃取巍科高第,而且以科名拉拢其亲属、门客、私党,互相勾结,充塞仕途。


绍兴十二年(1142)陈诚之榜,“两浙转运司秋试举人,凡解二百八人,而温州所得四十有二,宰执子侄皆预焉。”此榜省元何溥即是温州人。为何温州所解举人如此之多?朱胜非《秀水闲居录》云:“东南诸州解额少、举子多,求牒试于转运司,每七人取一名,比之本贯,难易百倍。秦桧于永嘉,引用州人以为党助。吴表臣、林待聘号党魁,名为(显){从}官,实操国柄。凡乡土具耳目口鼻者,皆登要途,更相攀援,其势炎炎,日迁月擢,无复程度。是年有司观望,所荐温士四十二名,桧与参政王次翁子侄(次)[与]选者数人。前辈诗云:‘惟有糊名公道在,孤寒宜向此中求。’今不然矣。”③绍兴二年(1132)八月,秦桧罢相,除资政殿学士、提举江州太平观,温州居住。绍兴五年(1135)六月至次年七月,又曾为观文殿学士、知温州。秦桧在温州大约居住了四五年的时间。在此期间,他结交了许多温州士人。因而,在他重登相位之后的第一次科举中,即大量荐解温州举人,正如朱胜非所云是为了。“引用州人以为党助”。 

绍兴二十四年(1154)科举,秦桧以科名私其亲党更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是举不但千方百计以秦桧之孙埙为解元、省元、状元,而且又使族裔、亲戚、门客滥窃科第。秦桧馆客曹冠被擢为第二。“时桧之亲党周夤唱名第四,(郑)仲熊兄子右迪功郎时中第五,秦棣子右承务郎焞、杨存中子右承事郎倓并在甲乙科。而仲熊之兄孙缜、赵密之子成忠郎雍、秦梓之子右承事郎焴、(董)德元之子克正、曹泳之兄子纬、桧之姻党登仕郎沈兴杰,皆中第。”正如后来吕中在《大事记》中所说。“进士榜中,悉以{其}亲党居之,天下为之切齿,而士子无复天子之臣矣。” ④

绍兴二十五年(1155)十月,秦桧病死。次年八月,提举淮东常平茶盐公事朱冠卿即上奏曰:“故相当权,不遵祖宗故事,科举虽存,公道废绝。施于子孙,皆置优异之选,又施于族裔亲戚,又施于门下人秽夫。前举一榜,如曹冠,秦埙、周夤、郑时中、秦焞、郑缜、沈兴杰、秦焴,凡有八人。其间乳臭小儿,至于素不知书、全未识字者,滥窃儒科,复占省额。欲乞于曹冠等阶官以右易左,俾正流品,却将向来侵取人数,复还今举省额。” ⑤ 于是秦埙、郑时中、秦,泰焞、沈兴杰等有官人赴试者所带阶官并易右字,曹冠、周夤、郑缜等无官人赴试者并驳放,不久,曹纬亦驳放。

秦桧所以能使其亲党滥窃科第,原因之一是控制了取士权。例如知举、参详、考试官,旧制需皇帝临期御笔点差,而秦桧独相的十七年间五开科场,知举官基本上都是其私党。程克俊、罗汝楫、何若、巫伋、陈诚之、章夏、魏师逊、汤思退、郑仲熊、董德元、沈虚中等。尤其是绍兴二十四年(1154)科举,魏师逊、汤思退、郑仲熊既差为省试知举官,又差为殿试考试参详官,以便更利于作弊。


 秦桧利用科举的营私舞弊,严重地危害了赵宋王朝的统治。第一,使科举人仕者成为秦桧私党, 而不是“天子门生”。第二,富贵之家子弟常窃巍科,孤寒远方士子不得预高甲,必然招致士子的不满,致使。“天下士子归怨国家”。第三,权臣亲党即使是“乳臭小儿,至于素不知书、全未识字者”,亦滥窃科第,而满腹经纶的寒俊之士难免名落孙山,这样当然无法通过科举选拔出治国之才。正如绍兴二十七年(1157)三月,王十朋在廷试对策中所说“夫法之至公者,莫如取士;名器之至重者,莫如科第。往岁权臣子孙、门客,省闱、殿试类皆窃巍科,而有司以国家名器为媚权臣之具,而欲得人可乎?” ⑥

正是针对这一状况,绍兴二十六年(1156)正月辛亥,殿中侍御史汤鹏举言:“今科举之法,名存实亡。或先期以出题目,或临时以取封号,或假名以人试场,或多金以结代笔,故孤寒远方士子不得顶高甲,而富贵之家子弟常窃巍科。又况时相预差试官以通私计,前排省闱、殿试,秦桧门客、孙儿、亲旧得占甲科,而知举、考试官皆登贵显,天下士子归怨国家。伏乞申严有司,革去近弊,如知举、参详、考试官,乞临期御笔点差,以复祖宗科举之法。”诏从其请。⑦ 

另外,绍兴二十六年六月八日。宰执又进呈祖宗复试权要子弟的典故,“遂诏贡院依咸平三年(1000)三月诏旨,所试合格举人内有权要亲族者,具名以闻”⑧这些都是针对秦桧利用科举营私舞弊而采取的措施。

秦桧不但利用科举结党营私,而且还用以排斥异己。绍兴二十三年(1153)两浙转运司解试,陈之茂为考试官,得陆游试卷,擢置第一。时秦桧孙亦来就试,直欲首送,陈之茂虽将取为高等,秦桧仍大怒。二十四年春省试,秦埙为省元,陆游被显黜,据说“盖疾其喜议论恢复” ⑨一代文豪竟因此而落第!直到绍兴三十二年(1162)十一月,陆游年已三十八岁,始因权知枢密院史浩、同知黄祖舜之荐,被孝宗赐进士出身。其《答人贺赐第启》有云:“伏念某才本迂疏,识尤浅暗,顷游场屋,首犯贵权,既憎糠播之偶前,复恶瓦枢之辄巧。讼刘蒉之下第,空辱公言;与李贺而争名,几成奇祸。敢期末路,复齿清流。” ⑽ 八年之后,仍愤愤不平。在秦桧擅权之时,怀才而落第者何止陆游一人!

由以上种种,不难看出,科举完全成了秦桧擅权专政的工具。在政治上,为其推行屈辱求和的路线大造舆论;在组织上,为其结党营私网罗党徒。在秦桧擅权期间,祖宗科举之法名存实亡,徇私舞弊,无所不为,可以说是宋代科举史上最为黑暗的一页。绍兴二十五年(1155)十月,秦桧病死之后,这种公然舞弊的状况才稍为得到纠正和扭转。秦桧在科举方面的种种罪恶行径,也充分表明他决不是像其党徒所吹捧的那样,是什么“圣相”;⑿而是像“天下之童儿妇女不谋同辞”所指斥的那样,是地地道道的“国之贼”  ⒀以秦桧的擅权营私与岳飞的“尽忠报国”相比,更显得岳飞是一座耸人云霄的高山,而秦桧不过是一抔黄土。

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以下简称《系年要录》)卷一四八

②《宋会要辑稿·选举》八之四十二

③《系年要录》卷一四四,绍兴十二年三月乙卯

④《系年要录》卷一六六,绍兴二十四年三月辛酉

 ⑤《系年要录》卷一七四,绍兴二十六年八月戊寅

⑥《梅溪集》卷一《廷试策》

⑦《系年要录》卷一七一

⑧《宋会要辑稿·选举》四之三十

⑨《四朝闻见录》乙集《陆放翁》

⑽《渭南文集》卷七

⑿《能改斋漫录》卷一一

⒀《陈亮集》卷一《上孝宗皇帝第二书》

本文由岳飞网摘录《岳飞研究论文集汇编》张希清《秦桧与科举》(第560、564、565、566页)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